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寂静岭4】The Vast Maze(1121,有人说想看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有生之年系列……)

The Vast Maze

Walter Sullivan是一匹狼。

狼有名字吗?废话,愚蠢的人类。狭隘的感官让人类相互之间只能靠一个苍白薄弱的名字加以区分,而动物知晓多得多的东西。它叫Walter Sullivan。Sullivan是这个收养它的狼群的姓氏,它们叫它Walter,它们说它闻起来像一条溪流。

Walter不相信会有狼闻起来像溪流。

刚被带来时Walter是只眼睛都还没睁开的幼狼,那时它也还没有名字和姓氏。世界是一个无边无际又狭小的惊人的迷宫。最初它感觉到从未经历过的寒冷——那个一直包裹着它的温暖的巢穴将它赶走,拒绝它长久以来的侵占和掠夺,空旷的新世界成为新的居所。没有原来那么温暖……没有依靠……它身下是硬邦邦冷飕飕的东西,闻起来像是腐败和新生。然后一个温暖的东西在它身上磨蹭,依然远比不上曾经那么温暖潮湿,但面对它从未体会过的寒冷那就如同珍贵无比的慰藉。它回应,笨拙的向那个方向滚动,于是一大团毛皮包裹住它。体温,气味儿,它从出生的第一刻就开始学会学习,记住如何追随能庇护它的东西。

那庇护维持了不到五分钟。

包裹它的毛皮离开了,把它抖落在地上。它往那个方向爬行了两步,但是贴在地面的肚皮带来了太大的阻力。于是它留在那里坚守逐渐淡去的气味和温度。温度先一步消失,它把自己团成一个小团儿;气味在不知不觉中消散,它更努力的抽着鼻子,闻到身下腐败的死亡和周围鲜活的生命。

世界像一个无边无际又狭小的惊人的迷宫。

它感知到周围变化的温度——不是它的庇护所残留的温度,那在太早以前就已经消失无踪——是更大的,更广阔的,越来越冷,冷到它以为自己会就此睡去;温度在变化,它随之闻到新的气味儿;声音不再像它刚刚离开巢穴时那么朦胧,它听到奇怪的鸣叫……但无论如何都太冷了……它之前的巢穴为什么要赶走它?那么温暖柔软的地方……那个让它感觉到相同的抚慰的东西为什么要离开它?它该去追那个东西,没有为什么,纯粹的本能在它不大点儿的脑子里呼喊。它还清楚的记得那个气味儿。但是太冷了,它的身体又太笨拙了……它该睡觉了……

快要睡着的时候它被带走了。一大群复杂的温度和气味儿簇拥着它,温度唤醒迟钝的生命力。一个硕大的,湿乎乎的东西拱了拱它已经有点儿发凉的肚皮。

“我们从不接纳外来的野狼。”

“接纳它。如果它太过孱弱我们再驱逐它。”

“我不知道,亲爱的……它闻起来像一条溪流……”

一周之后它第一次睁开了眼睛。它成为了Walter Sullivan。

它们说它闻起来像一条溪流。

 

※※※

 

Walter成长的出人意料的强壮。即使它每次只能最后一个进食,只能在离头狼最远的地方休息,只能靠自己一个人练习捕猎,它也成长的比其他同龄的狼还要高大。它有着狼群里最锋利的獠牙和最漂亮有力的尾巴。但是它太孤僻了。头狼将它放在狼群里最低的地位,让它打扫骨头上剩下的碎肉和骨髓。Walter知道自己不完全属于这个族群。它们都说它闻起来像一条溪流——虽然它自己不相信——而它们闻起来像松林里冬天时冰冻的土壤。它不想离开,它记的不是很清楚,但有一段模糊而短暂的记忆一直提醒着它孤身一人有多寒冷。它不想离开这个尚且能接纳它的族群,毕竟当夜晚降临时,就算它休息的地方离中心再远,它也能感觉到一丝微弱的,不属于它自己的热量。

只是偶尔……偶尔,当它远远望着狼群里新生的幼狼和用毛皮包裹着它们的母亲,当它看到那些已经年长,曾经轮流哺育过它的母狼待在从不与它接近的很远的地方,那双漂亮的绿眼睛里总会燃烧起最让人胆寒的憎恨与渴望。

头狼的更换从不停歇。当初接纳Walter进入族群的老狼在Walter第一次跟成年狼捕到猎物时被它的继任者赶出了狼群,这只新的头狼又在没几个月后就被雄鹿踩碎了后腿的骨头。它们放任它哀嚎着逐渐衰弱死去,仿佛那只是一只陌生的族群外的野狼。它死去的那晚Walter远远的听着那即将枯竭的肺叶压出的呼吸,想着水汽在它鼻尖旁的地面上结出冰霜,突然明白了与这个族群毫无血缘自己如果有一天死去会是怎样。

如今Walter已经长成了狼群里最强壮的公狼,强壮到让新的首领感到害怕。它命令Walter独自外出狩猎,只能在其他成员进食之后捡食留下的残渣,它剥夺Walter的交配权以免这只健壮的年轻公狼有向它挑战的机会。Walter沉默的忍受了八个月,直到夏天过去野果开始落在地上散发出腐烂的甜味儿时它扑上去咬断了头狼的喉咙。

它不是无法忍受苛刻轻蔑的对待。它无法忍受在这之中没有任何人来给它一丝半毫的安慰,没有人像那些哺乳期的母狼用毛皮将自己的幼崽裹起来一样,舔舔它脸颊上近乎金色的细毛。

Walter没有尝试要求头狼的位置。它以最快的速度夹着尾巴离开了,嘴巴上的血还残存着热度。

Walter开始流浪。

世界像一个无边无际又狭小的惊人的迷宫。而它是一条溪流。

【不知道还有没有的to be continued】

评论(8)
热度(24)
  1. 核桃playerAnticrossysq 转载了此文字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