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Following/杀手信徒】Sea(Joe/Ryan,PWP,我刚看五集……)

其实呢,刚五集也没什么所谓……反正我不管看多少最后写出来都是PWP……_(:3_

——————————————————————————————

Sea

这是一场报复,Ryan想。

关于一个“美满家庭”中不幸身亡的丈夫?是的。关于一部尚未完成而半途搁浅的长诗?是的。但是关于他,关于他自己,关于Ryan Hardy。他的角色必须死去。因为Joe为他编排好了命运,而他只能选择接受它因为他和其他满怀虔诚的跟随者一样盲目。Joe驯养他们,教导他们,用乌鸦的嘶鸣创造信仰。Ryan和他们一样被捕获过,区别只在于他更清醒或者更懦弱。信徒向来只分为两种,一种温和而愚蠢,一种可怖而疯狂。Joe建立的信仰只适合后者,而Ryan窥视到的让他望而却步。

于是这就是报复。耳鸣盖过了逐渐放慢的心跳。他曾看着无数人死去现在他要被别人看着死去只因为连看都看不见的几个磁极,他以前从来不知道究竟哪个更痛苦。Jenny的哭喊声听起来像隔了一层水,被干扰的电磁信号……他本不应该听得见它们……模糊的,不连贯的,尖锐的,流窜在缺氧带来的耳鸣背后,像是正在上升破裂的气泡。一片海洋。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The Gothic Sea,灯塔的光斑如同掠过海面的海兽。下沉,窥探,侵入……他在溺亡的前一刻逃离却把心脏留在了那里。是的他看到了Joe,在水压扭曲视野的海底,透过繁茂的水草和羽轴开裂的羽毛,Joe和被捕获的他自己。他们之间那条可憎的纽带即使腐烂成一把污泥也依然坚固的让人唾弃,因为他不是信徒,不是跟随者,不是乌鸦翅膀下的某个被两百年前第一批贮水钢笔遗留的墨迹迷的晕头转向的布道人。他不是Joe的作品,而是他从腐烂的岩矿中寻获的宝石,在遇到Joe之前就已浑然成形。Joe是凶手。Joe制造死亡。而Ryan是死亡本身,带着诅咒游荡,身后拖拽着镰刀,走过的地方如同收割后荒芜的土地。Ryan,Raven。丧钟是他惟一的言语。Joe捕获他,抚摸他,把他浸泡在琥珀色的Whiskey里。Joe教导他用另一种声音鸣叫,教导他感受完整,精神的和身体的,用他自己填补缺失的空洞,而Ryan——令人羞耻的——为之沉迷。他打开自己,放纵和接纳。他不需要恐惧Joe受到伤害。Joe只制造伤害。

他爱Claire,是的,他爱Claire就像迷恋午后阳光下长满鼠尾草的草地,当你躺在那儿浸染野草饱含生命力的汁液时永远都考虑不到你的头顶是阳光而背后就是腐败和死亡。但是Ryan知道,因为他的生命从不脱离死亡,因为他曾被捕获。即使你躺在那儿……地板下的心跳,砖墙后面的猫叫,墓窖凹洞里暴怒恐惧的嘶吼……不,蒙特亚葡萄酒不在那里*。

他滚了下去,眩晕而混乱,时间拉长像是从悬崖上坠落。下面是海洋,他会再次沉向海底。”I am always going to be a part of Joe Carroll.” 毕竟他的心脏从来未能逃走过。

逐渐放慢的心跳和轰鸣急促的枪响。他把九年嚼碎在齿缝里。Mike,这个蓝眼睛的年轻探员崇敬他,他不明白为什么。似乎所有人都不明白新的长诗是为他所写,他又一次带来诅咒,身后的镰刀在贫瘠的土地和裸露的岩石上剐蹭出声响。

这一切都是为了他,所有的一切。为了Joe Carroll的荣耀和Ryan Hardy的归亡。他必将回归,因为Joe需要他。他必将死亡。

Ryan靠心脏上的那一小块金属与硅晶维生,并非因为他生命的残破,而是Joe带走了曾让他完整的那部分。填补。撕离。Joe让他看见了那个空洞和掩盖的疼痛。总有一天Joe会杀了他,Maggie是对的。

Because he has already done.

Fin

*注:分别来自三部爱伦坡短篇小说

评论
热度(14)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