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寂静岭4】Taste(1121,性转,百合lesbian,PWP,NC-17)

Taste

亨莉使劲眨眨眼睛,试图让舞池里的彩灯球看起来不那么像一个马上就要晃瞎她的眼睛并一路滚过来压死她的后现代半生化怪兽。她知道自己现在状态不太好,听不清其他人在说什么不能全怪偏爱重低音的酒吧DJ……该死的酒精。杯子就贴在她嘴边,剩了半杯不到的马提尼里飘着绿色的酒渍樱桃,混着发酵的葡萄汁散发出一股奇怪的甜味儿。酒精的固有特性之一就是吸引力与摄入量成正比,就算你一开始认定了这玩意儿是烧着的马尿,四五杯灌下去之后你也会自愿用口袋里的富兰克林接着去换因为被泡在那里面的世界好的过分……即使代价是第二天的头痛和一边后悔一边奄奄一息的哼哼。不,亨莉不知道代价的严重性,她缺乏相应的经验。

“……亨莉?……嘿!亨莉!”

亨莉慌张的转过头回应她的编辑,表情无辜的像个被老师抓到在课桌底下看漫画的初中生。

“对吧?”

“……”她犹豫了两秒钟,然后笃定的,非常笃定的点了点头。于是她的同事一脸得意的对姑娘们表示”I told you”。亨莉衷心希望她们讨论的不是关于她的话题。即使是需要长期合作的模特,她也不喜欢有人介入她的私生活,这个定义包括工作之外的任何时间。任何。她知道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个标准似乎高的可怜……

这一小堆人里惟一没有参加讨论的(亨莉本人除外)是个穿着蓝色风衣的金发模特,但是亨莉一点儿都不想为此感谢她——她讨厌她。这样说好像太过了……那至少,她不喜欢她,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混进工作组里来的。贿赂编辑?后台?亨莉不会开口赶她走,公开发表反对意见不是她擅长干的事儿,但她也确实没给过那个女人好脸色。她就是不喜欢她,没什么原因……没什么说得出口的原因,她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对方放荡危险的气质,作为摄影师她对这个敏感的很。不修边幅的穿着,老练的处事方式,说话时高深莫测的语气和眯起的眼睛……亨莉不要求自己的模特都是大家闺秀,但至少也不能是红灯区街边十美元就能上一次的妓女。倒不是说这个人就是妓女,但亨莉觉得她们之间的区别只在于这个人不是那么喜欢化妆……想到这儿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女人的脸,浅色的口红和简单的眼线让她稍微舒服了一点……稍微。察觉到自己被观察的女人向她挑了挑一边的眉毛,金色的长发搭在一边。亨莉克制住自己撇嘴的冲动,猛的撇开头,结果那让她晕乎乎的脑袋直接扎在了吧台上。

“哇哦!”她的编辑激动的从高脚凳上跳了起来,手掌扶住她的肩膀,“你还好吗?”

“是的……”说实话,不怎么好。这是她第一次喝这么多酒,以前她最多象征性的抿上两口低度的酒精饮料,还要往里面兑汤力水。

“她喝醉了。”

亨莉在趴在手臂里皱起眉。她认识这个声音,金发模特的嗓音比一般女人要低和厚重,总让人觉得她有什么暗搓搓的见不得人的阴谋。可怜的摄影师,如果她能站在客观角度想想,这大概可以称得上是偏见了。有人帮她披上了外套,并且用一只手臂环住她的肩膀。

“我送她回去。”

哦,别……

“你知道她家的地址?”

“当然。”女人语气里有一股自信的得意,亨莉觉得自己的脑袋更难受了。“……长期合作。”

扯蛋!摄影师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没有任何一个同事知道她的住址,除了杂志总编!长期合作不代表着……

后面的吐槽跟着大堆的脑细胞淹死在了酒精里当身材高挑的女人轻松的把她架了起来,然后整个世界都……哦操……她小时候对躲避过山车的坚持全都白费了……现在对方紧紧搂在她腰上的胳膊简直就像过山车上的安全带。她被一路拖——是的,拖——出酒吧,还没来得及感激一下夜晚干冷的空气就又一头栽进了车里。模特给她关上车门,自己上了驾驶席。

“我……我很感谢……你可以……”引擎发动的噪音让她不得不皱着眉毛抬高了音量,“听着,你可以把我放在附近的旅馆……”

“安静,亨莉。我说过我知道你住在哪儿。”

“没人知道……”

“我知道。”

她的模特出乎意料的强硬。亨莉退缩了,乖乖窝到副驾驶席上,用脸颊去蹭冷冰冰的车窗试图让自己的胃和脑袋稍微好受一点。她不擅长反对别人,随她把她拉到哪儿吧,反正又不可能被卖掉……

结果模特真的把她送回了她在城郊的房子。

亨莉傻呆呆的盯着自己的二层小别墅。起初是疑惑,然后这疑惑变成了些许的恐惧……为什么……女人侧头冲她挑挑眉,仿佛想在自己脑门上贴上”I told you”三个大字。摄影师不舒服的缩了缩,女人绿色的眼睛和环在腰上的手臂都让她感到害怕……调查?监视?跟踪?哪个听起来都不怎么样,但哪个都找不到理由。

“钥匙,亨莉。”

“啊……”她条件反射性的遵从对方的“命令”,手忙脚乱的把手塞进大衣兜里翻找,然后掏出了一大把25美分的硬币。模特疑惑的盯着它们。“……今天……可乐熊,中奖了……”她磕磕巴巴的解释道,然后想抽自己一巴掌。

“它应该在你的裤兜里。那里鼓着。”然后女人二话不说伸手就插进了亨莉紧身牛仔裤的裤兜,吓的她差点跳起来。别摸我大腿,流氓!有时候亨莉觉得,要是她能把脑子里的话都说出来,她肯定能成为一个非常犀利的角色。

模特的手勾着钥匙圈撤了出去,上面系的金属三叶草叮当作响。她被拽上门前的台阶,差点绊倒在第三层,踉踉跄跄的揪着对方蓝色的风衣。光是摸这么两把也能知道它的布料有多廉价,亨莉撇撇嘴。这个人平时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么穷?最近站街的生意太差了?再说一遍,这是偏见。

“非常感谢,”她抢先一步进了屋,把身体挡(或者说瘫)在门框上,“非常感谢你载我回来,你可以回去了……”

“沃特。”

“嗯?”

“沃特·苏利文。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名字。”

亨莉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但好在酒精性脸红反应多多少少掩盖了她的一些尴尬。是的,她不知道她叫什么,无论是名还是姓。一个摄影师不知道自己的模特叫什么……这是礼节问题,无关个人好恶。

“抱歉……我不太擅长社交……”啧,半真半假。她至少还知道其他大部分模特的姓氏,高尔文,贝拉斯克斯……

“别撒谎,亨莉。”苏利文的唇角挑起一个绝对称不上友好的弧线,像是一种对她试图糊弄自己的嘲讽,“我知道你讨厌我。”亨莉傻在原地舌根发僵,这感觉像是不仅被老师抓到了在课桌底下看漫画,还被发现看的是肉本子。金发的模特抬手捧住她的下颚,手指紧紧环住后颈,亨莉几乎能感觉到上面凸出的骨节。她向前推,她就手足无措的跟着向后退,对方高出一截的身高和阴沉的表情带来了模糊却切实的压迫力。“而我想知道为什么。”她一脚踹到壁炉旁的扶手椅摔了下去,小腿背面的肌肉突突跳动,盘根错节的向上攀爬震动着视网膜当苏利文俯身贴近她,打着卷的金发垂在她脸颊上。

“……因……”因为你看起来像个在街边卖屁股的婊子。就算她再蠢也知道这句话不能说。亨莉紧紧闭上嘴,酒精沸腾起来的热度顺着脊椎钻进脑子把这些单词往她的舌根推挤。你像个在酒吧揽客的妓女,蹬着皮裤和细的像锥子一样的高跟鞋,只要五美元就能拉到没有路灯的巷子里跪下舔别人的老二……她闭上眼睛。亨莉感到一种错觉。绿色。绿色能透过眼睛看穿她的脑子,扯碎所有屏障让她的那些小秘密铺成一张一览无余的白纸,上面的字母兴奋的叫喊着自己的名字。

“因为什么?因为我跟你周围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呼吸打在眼睑上,亨莉闻到口红的甜味,“因为我看起来不像个安分正经,定期做水疗喜欢参加读书会的女人?或许你还觉得我是个妓女……”

亨莉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手指扣进丝绒的椅面。她觉得自己想吐,不管是因为正在荼毒肝脏的乙醇还是因为苏利文得意的低笑。

“得了吧亨莉,就好像你喜欢过正经东西一样。”模特坐在了她的大腿上,亨莉瑟缩了一下,但她脖子上的手就像一副锁死的项圈,“你在书包里装着三流的色情小说去上课,你每个月都去教堂参加礼拜脖子上戴的却是倒置的五角星,你给多少脱衣舞姑娘拍过照片?嗯?你把它们藏在哪儿?”

亨莉瞪大棕色的眼睛,被压在苏利文身下抖的像一只快要死掉的兔子,恐惧沉淀下去冷冰冰的在胃袋里翻搅带来愈发上涨的呕吐的欲望。这已经不是调查或监事可以解释的了,如果她知道这些……

“I know your little secrets.”模特的金发垂下来挡住了大半张脸,绿色的眼睛透过缝隙盯着她,亨莉想起托卢卡湖没有阳光时破碎的湖面,“离经叛道,却又害怕真的把自己弄脏。任性的孩子,亨莉。”她又笑了,涂着浅色口红的嘴唇弯成一把削薄的刀,“你是因为这个才讨厌我的?害怕我让你的两部分生活重叠?”

“……不……”

“我说了别撒谎。”她愤怒的低吼。亨莉战栗起来,被迫浸入幽暗的湖水,压迫与恐惧带来如同真实般的窒息。

“……为什么……?”

“我自有我的方法。而且我喜欢为未来做好准备。”对方给出的回答似是而非,“另外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不是妓女。相反,我的工作有着崇高的意义。”

亨莉红着脸,羞涩的垂下了脑袋。无论如何把别人认成妓女都不是一件值得感到光荣的事。

“觉得遗憾?”她条件反射性的猛摇头,然后又差点像在酒吧里一样栽过去,东倒西歪的样子换来了对方的笑声。“那有别的好处。比如你这次不用为此付钱。”

亨莉脑子里感性思维的那部分瞬间明白了苏利文算不上隐晦的暗示,但理性思考的那部分则绕上一大圈弧走回不来了。在这个姿势下比她高上了一大截的模特拱起脊背亲吻她的唇角,于是亨莉又尝到了那股口红的甜味儿,有点儿像带着奶油的樱桃……“不……”她毫无说服力的拒绝,抬手想要把对方推开,结果因为碰到女人丰满的胸脯又尴尬的缩了回去。苏利文已经跨过了不该跨过的围栏,不管她用的是什么方法,但这可能会毁了她……

“为未来做好准备……这算是其中一项……”女人在她嘴唇上模糊不清的呢喃,像是安慰又像是在为自己开脱。

几个意思?这一点都不公平,信息量差距的悬殊让亨莉就算想发问都不知道该问什么,但至少对方口中所谓的“未来”给她带来了相当不好的预感。女人的舌头探进来,蹭过上齿和舌尖,那些没能吐出的哽在喉咙的单词溶成了辛辣的唾液。你看起来像个在街边卖屁股的婊子。就算现在也像,即使苏利文本人矢口否认,只有那种姑娘才能如此的诱人又放荡,廉价庸俗的衣着和妆容也能变成一种愤世妒俗的诱惑。亨莉舔着留在自己嘴唇上的劣质的口红,手指插进柔软的金发当她的模特的亲吻开始向下移动,咬过下颚和咽喉,她长长的打着卷的头发里有一股跟酒精一样糜烂的甜味儿,让她脑子里正在乙醇中死去的神经元腐化成斑斓的色彩。她微微偏过头,壁炉的灰烬中跳动起火焰。

衬衫被解开了,T恤拉到最高,亨莉听到善意的嘲笑。“你该穿上文胸,亨莉。”她想回嘴,这么平不需要担心下垂的问题,但这个回答和“因为你看起来像妓女”一样蠢。直到对方低声笑起来她才眨着眼睛发现自己不小心真的说了出来。“那你喜欢这个吗?”模特抓着她的手腕按到自己胸口上,亨莉低下头看到对方因为过低的领口暴露出的乳沟和白皙丰满的小一半乳房。苏利文的身材向来该死的惹火,无论亨莉给她配什么衣服都遮不住那对几乎要到F的胸,她曾隔着镜头或胶片不止一次的想象过它们摸上去会是什么感觉……苏利文是对的,她是个不敢以身试险的胆小鬼,从没碰过那些脱衣舞女郎一根指头哪怕是她们只能称得上是布块儿的衣服……亨莉犹豫的收紧了手指,厚重柔软的触感让她掌心发麻,她漂亮的模特在她腿间像只瞌睡的猫一样眯起眼睛,喉管里发出细小的哼声。摄影师急不可耐的试图把手伸进对方的领口,用按动快门的手指寻找另一种开关。“还不到时候,亨莉。别得意忘形。”女人拉住她,力气大的让人害怕,托卢卡湖的湖水缓慢的涌动带着气泡变形扭动的声响。

苏利文才是主导。亨莉闭着眼睛,金色和绿色的色块儿在黑暗中灼烧,随着苏利文在她胸口和乳头上的吸舔啃咬呛进气管用樱桃和酒精的气味儿挤走氧气填满肺泡。她抓着模特金色的头发,深深低下头把鼻子埋进去,糜烂的甜味儿让她想起夜晚巷子里死去的野猫,她看着她把高跟鞋细钢的鞋跟碾进它绿色的眼睛。那是亨莉第一次对苏利文产生清晰的厌恶和迷恋。

腰侧的摩擦让她浑身发颤,亨莉紧紧抓着女人肩膀上糙制的布料当对方的手顺着牛仔裤的裤边向里探,鼻尖蹭着她的小腹。拉链划过一格一格的链齿就像划过一节一节的脊椎,震颤顺延而下汇聚成躁动的热量。苏利文扯下她的裤子时亨莉乖顺的撑起屁股和双腿,颤抖着暴露出自己,羞耻而兴奋。“你有双漂亮的腿,亨莉,”模特侧头吻她,牙齿带来细碎的疼痛,她的大腿搭在她肩膀上,“你该让它们展示出来。”她从喉咙里发出两声含混的咕哝算作回答,不安的缩在椅子里扭动。她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不甚清楚但多少有一丁点模糊的预感。苏利文,如果真的有人要这么做的话那么只能是苏利文,惟一一个跨越了围栏的人,知道她想要什么的人,即使这一切不在亨莉的预料之内。她曾经躲避她,躲避或视而不见,然而她的模特却比她原本想象的要粗暴和简单,而她自己则比她原本想象的要不禁诱惑。诱惑是古蛇鲜红的信子,如同苏利文留在她颈窝的口红,傲慢改变了“廉价”的定义。

手指浅浅的刺入身体时亨莉小声啜泣起来,疼痛让恐惧死灰复燃。苏利文亲吻她,安慰她,亲昵的用脸颊磨蹭她棕色的短发,缓慢的在甬道里翻搅。处女膜阻挡着她继续向前,彻底夺取摄影师的贞洁的想法变的诱人……

“还不到时候。”她低声重复到。亨莉迷茫的看着她,半阖的棕色眼睛像一只温顺的兔子。她看着她的模特再次跪下去,打开她的腿,用嘴唇代替了手指的位置,湿软的舌头顺着缝隙滑动钻探。亨莉弯起脊背,哭叫着抱住女人金色的脑袋,双腿紧紧扣在对方背后,女人起伏的蝴蝶骨陷进小腿柔软的肌肉,那里还留着磕碰造成的淤青。她回到那条巷子里,野猫的眼窝里流淌出黏腻的血液,它曾有着跟苏利文一样的绿色的眼睛,但现在只有苏利文还望着她,细钢的鞋跟反着远处惟一一盏破路灯昏黄的灯光。亨莉叫着她的名字,手指被缠绕在金色的细丝里,如同回应般的她的模特又开始粗暴的使用牙齿。沃特。托卢卡湖的湖水在沸腾,窒息的过程漫长而甜美。

“我明天就辞职。”苏利文说,抚摸着亨莉的短发。摄影师正抱着她的腰,脑袋埋在蓝色的风衣里,不安的轻轻扭动起来。“未来,亨莉,别忘了。You are a necessary part of the grand plan. 或许到那时候……”停顿。亨莉没有出声,酒精造成的亢奋已经开始平息,被困倦接手,接下来等待她的是说好的代价。模特思考了一会儿,弯腰把她抱起来送到了楼上。走时她锁好门留下钥匙,带走了上面铜质的三叶草。而亨莉做了一个梦,起雾的森林和环形的牢狱,混乱,破碎,无休无止。

 

Fin

 

 

“你想买什么?”亨莉的编辑兴奋的甩甩头发,在试衣镜前在自己身上比划着一条连衣筒裙,“难得看你跟个普通女人一样逛服装店。”

“……短裤。”

“哇哦!你舍得露肉了吗!”

“不,我只是想试试……”亨莉抓着一条牛仔热裤钻进了试衣间,裤兜里的东西掏出来扔到小柜子上,没有钥匙链的钥匙铺成一个扇形。

一切都只是试试而已。

评论
热度(17)
  1. 核桃playerAnticrossysq 转载了此文字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