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寂静岭4】系列一 - Embracing Death(三)(授权翻译,1121,完结)


Summary:"We're all victims here." The deeper Henry goes into Walter's past, the more it hurts to fight him. He can't give up on Eileen... but does he really have to kill the lonely man? Struggling, Henry makes a choice. WalterHenry, 11x21

——————————————————————————————

系列一

Embracing Death(二)

Last night a moth came to my bed

And filled my tired weary with horrid tales of you.

I can’t believe it’s ture……

……

/ twenty minutes \\\


“我们必须快点儿。”

看到Henry回来Eileen显得很激动,她从沙发上费力的爬起来去迎接自己的朋友。Henry向她笑了笑,然后直接走向了桌子上的那堆书。“时间不多了,所以我们必须赶快找出些什么。”

“我曾经都已经找出来了,所有有关杀死Assumption的方法——”

“嗯,我知道那个。”Henry有点儿烦躁的对Joseph说,抓起一本书翻到目录。Eileen也学着他拿起了一本,盯着男人手上的动作。

“你怎么逃出来的?”

“说服他再给我二十分钟。”他飞速的翻找手里的书页,寻找着自己需要的信息,Eileen也翻起自己的书。

“我们需要找什么?”

“我该死的一丁点儿线索都没有。”Henry呢喃道,语速飞快,眼睛仍然不离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吗,或者试图干吗,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有点儿发疯了。”男人摇摇头。感到有些担心,Eileen抬起了视线看向他。

“你有点儿……话多,Henry。”

“我知道。我猜这是因为我被吓坏了或者快要崩溃了,真讽刺。”Henry没有停止阅读,但也没有停止异常活跃的跟Eileen说话,“挺奇怪的对吧?我明明快死了却突然开始变的话多了。一辈子我都没这样外向过,现在却去开始试着跟别人交流。”对自己感到些许的厌恶,Henry低下了脑袋。又翻过几页纸之后,他叹了口气,把书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他望向Eileen,眼神透露着深深的疲惫,眼眶发红,被眼泪浸的有些湿润,“我只是太害怕。害怕活着。害怕死去。一直一直都孤独又忧郁。”

Eileen感到眼泪淌下她的脸颊。她轻轻叹气,放下了手里的书:“你为什么害怕?”看到Henry有些好笑的看着她,Eileen摇摇头,“不是说为什么害怕死,之前的,为什么你会害怕活着?”

Henry黯淡的眼睛垂了下去:“……我觉得自己不值得任何人浪费时间。为什么人们会想要跟我说话……?”他顿了顿,然后继续说,“我惟一的家庭在我身上所花的所有时间不是在大声骂我就是干脆无视我,所以我从不认为自己有多重要。我只是……习惯了无人陪伴。”

男人缓慢的合上书,用手指夹着之前正在翻阅的那页。“而最糟糕的是……当我终于开始与别人接触,他们就开始死去。Cynthia。Jasper。甚至Andrew,虽然他确实该死。”他哽咽了一下,“……Richard。还有……你。我正在失去你。还有Walter……”Henry无声的叹息,“他就像一场风暴。风暴是壮丽而惊人的,但随你怎样爱它……它仍会将你的家撕成碎片。”

“Walter是一个人。他能够被说服。”Eileen温柔的鼓励道。但是Henry仍然沮丧的低着头。

“你确定?”他像个孩子一样抹了抹鼻子,这个动作让他受伤的肩膀尖锐的疼起来。他尽可能的无视了它。最后他再次打开了书。“我最好还是回到这个上面。”但是,Eileen伸出手握住他的,合上了那本硬皮文献。

“Henry……你已经知道了所有你需要知道的。”她微笑着,眼睛里溢满了温暖的爱意,那一瞬间Henry想象到她以后会是怎样一位——伟大的母亲。“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人。温柔,坚强又无私。如果你想救他……那么我相信你就一定能办到。”看着她弯起的唇角,不知怎的Henry感到自己脸上也出现了微小的笑容。他们就那样安静的待了一会儿,然后Eileen拽了拽他的胳膊。

于是Henry捧着书坐到了她旁边,让他的邻居可以靠在自己没受伤的那只肩膀上。他用手臂搂住她,继续自己的工作。阅读,翻找,他连续看完了三本书,而宝贵的时间也在快速流逝。

“H - Henry?”

低下头,Henry温柔的看着Eileen甜美平静的,有些半睡半醒的脸。他的喉咙干的发疼当他试图回答:“嗯?”

“或、或许……如果你能像对待普通人一样对待他……就像他并不是疯子……就像他妈妈真的活在这儿……或许你能做到你想做的如果你……忘掉其他那些东西。”低声呢喃着,Eileen用额头蹭着他的肩膀,声音越来越低,“你……你可以的……你比其他人更容易原谅别人……我妈妈并不是十分宽容……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不同的……不同的母亲……”

Henry转过身子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你是不同的。你跟我遇见的所有人都不同。其他人都忽视我或者远离我,但是你却在乎我,关心我。”双眼湿润的,男人轻声低语了一句安静的“Thank you”。

“Henry……”当他小心的撤出身子让她枕在枕头上时,Eileen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服,“Henry,我冷……”

“我知道。”该死的,他愿意拿任何东西去换个毯子,“但是很快就会好起来了,我保证。”他握住Eileen伸出来的那只手轻轻捏了捏,“一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有关Cynthia的记忆让他的声音变的有些嘶哑。

Eileen似乎相信了这句话,她闭上眼睛把脸埋进枕头里:“Henry Townsend……你值得别人投入时间去了解。你很重要。”她呢喃着,最后一次握了握他的手掌。

Henry在她身旁安静的跪了许久,凝视着她安详的面容知道她正在无法避免的离去。最后他站起来,从储物箱里拿出了一个娃娃。这上面承载的悲伤曾让一个男人痛哭流涕。

他把娃娃还给了曾经的主人,放在Eileen的臂弯里,然后最后一次用手掌抚过她的头发。平时那个沉默内敛的Henry又回来了,他只对Eileen说了一句话:“晚安。”

 

/ lullaby \\\\

 

“你这样做无异于一个傻瓜。”

Henry无视了头顶上那个愤怒的声音,专心致志的读着书。他的绝大多数假设都被证实了,但他不想停下来。

“惟一能阻止黑暗继续伤害其他人的方法就是——”

“死亡无法终结死亡。”Henry低语道,没再多说一个字。他又翻过几页,然后把书扔回了茶几。房间里的钟早就没用了,所以他完全不知道Walter什么时候会来,但他尽力让自己不要恐慌。相反的,他回到卧室拿了一个笔记本和一根笔。他想要把这些写下来,仅仅为了以防万一。或许未来的某一天他能够像Joseph一样给某人以指引。

虽然我希望我的尝试能将这场噩梦终结在这里,Henry想,但他还是迅速把所有该写的东西记录了下来,然后把笔记本放在厨房的柜台上。一手握住消防斧,另一只手拿着枪,他准备好了一切。

还有一点儿时间。Henry自嘲的笑笑。最后的请求?

他转身打算回到自己的302,但是天花板上的声音再次开口了。

“你爱上他了。”

Henry顿在了原地,一言不发。

“你是个白痴。他永远不会回馈给你任何爱情甚至善意。”

Henry悲伤的笑起来,什么都没说。我知道。然后他逼着自己挪动脚步,忽视肩膀上草草包扎的伤口。头晕,膝盖发软,疲惫不堪。Henry穿过洞穴回到属于自己的家。

 

/ 302 \\\\

 

Henry站在Walter Sullivan的照片前试着思考自己该对他说什么。说话:他最大的弱项。无论他脑子里有多少千回百转的想法,他从来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我很抱歉。我简直无法想象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我希望……我甚至希望能替你亲手杀了他们。但是我知道那什么都改变不了。我……”

Henry僵住了。“我”什么?我想帮助你;我希望你能快乐;

……我爱你。

未能说出的话语变成几声嘶哑的笑声。嘿,起码我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对吧?叹了口气,男人摇摇脑袋,意识到自己根本没什么可说的。Henry几乎没有向别人一口气表述太多的能力,同时Walter也离他太过遥远。他要怎样才能做到这个?

最后一次叹息,Henry靠上去轻轻吻上那张Walter的照片,告诉它自己究竟对他抱着怎样的情感。

毕竟他从来都不擅长说话的。

 

/ 21121 \\\

 

“你迟到了。”

当他转过身时低沉的男中音让Henry的呼吸卡在了喉咙里。Walter站在他对面,一个巨大的血池的另一边,暗红色的血水里翻滚着面目狰狞的齿轮。

“抱歉,房间里的钟不走了。”Henry嘟囔道,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虚弱。

“无所谓。”Walter沉重的脚步声回荡在宽阔空旷的房间里,“当母亲得到净化,一切都会变的完美。”

点点头,Henry调整了一下手里的斧子:“希望如此。”

惊讶和喜悦让另一个男人的脸色亮了起来:“你已经接受自己的命运了?”

“我的死亡?不。”他宣布,尽管微微发颤,“……我接受了我的生命(life)。”

“你的生命?”

Henry深吸一口气,对男人说:“我的人生(life)……它并不是最好的那种。我因恐惧做出过愚蠢的事情。我也并没能像我希望的那样去生活。但是我接受它。而且我已准备好了继续前行。”他以坚定的目光直视着Walter如火焰般灼烧的眼睛。

“生活是不幸而痛苦的。只有母亲能清除世界的污秽,让它变的更好。”

“不。”他反驳道,“生活就是生活。它取决于你让它成为的样子。我的生活分崩离析是因为我没有勇气去改变它,我不相信自己有资格得到拥有朋友,拥有家庭和爱的人生。而你的……你的生活被扯的支离破碎是因为那些该下地狱的混蛋。但生活不会永远都这么糟糕。”

“你仍然相信这个世界,即使已见过如此之多不可避免的悲剧。”Walter露出一个微笑,那比他平时的那种冷笑还让人不安,“或许这就是母亲为什么选择你做最后一个。你是如此纯净,善良,愿意去袒护甚至一个陌生人。一次又一次的牺牲自己保护Mother Reborn……袭击我,为了救她把自己的生命送到我的手中……你是完美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他绿色的眼睛里阴燃的火焰,“我不能让这个令人作呕的世界毁了你。”

它已经把我毁了。“杀死别人并不能把他们从不幸中拯救出来。惟一能做到这点的方法是向他们展示幸福和快乐,与他们分享自己,传递喜悦。”

“我从没见过有任何人做过这种事。”Walter停在了Henry十步开外的地方。

“Eileen和我做到了。我们曾经几乎不认识对方,但当我们为自己的生命抗争时我们成为了朋友。我们……彼此给了对方快乐。”

“这个世界不配拥有像你和Mother Reborn这样好的人。”Walter坚持道,紧紧握着手里的刀。Henry的心脏停跳了一拍。

“世界并不全部都是那么糟糕的。”他回答,“你所见过的……是它最黑暗,最残忍的那部分。如果你愿意看看牢笼之外,你会发现一切都只会更好而不是更坏。这个世界仍有善良与爱。”即使知道会发生什么,Henry还是把手向Walter伸了过去,“仍有幸福在等着你去拥有,只要你愿意去看。”

Walter几乎发怒了,他举起手里的刀指向他:“母亲就是我的幸福;母亲在等我,而我不会让她等太久!”一个Henry从未见过的疯狂至极的微笑扯裂了他的面容。Henry并不感到吃惊,但Walter移动的速度实在太惊人了。迅速趴下去,Henry丢人的在地上滚了一圈躲开了对方的攻击。

但是Walter的反应更快。Henry被狠狠的踹了一脚滚到了几步之外,而在他爬起来之前,一只手扯住他的衣领把他实打实的砸在了地上。Walter跪在他身上,刀子抵着他的喉管。

“二十一分之二十一……”Walter开心的低语着,刀刃在Henry身上划来划去,然后剖开衬衫裸露出锁骨,刀尖迅速没入皮肉。Henry颤抖着想要反抗,但他知道这是计划的一部分。自他从302的猫眼中看到自己的未来的那一刻就已注定不可避免。

那种灼烧的疼痛像在皮肤上流淌的酸液。形状弯曲的2最难忍受,1的刻痕深的可怕但令人不可思议的轻松。这花了几分钟,期间Henry一直努力保持一动不动以免自己过的更糟。然后,这一切结束了。

“二十一圣礼马上就要完成了……”Walter显得那么快乐以至于Henry都感到些许的高兴。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Well,他们很快就会……”那种冷笑再次回到他的脸上当Walter的嗓音变的阴冷而低沉,而Henry猛然又感到了恐惧。他还记得门外的那个东西缺了一只眼睛,这让他意识到自己必须要继续抗争。

由于消防斧已经被扔开了,Henry猛的用脑袋撞上了Walter的,那没能造成多大伤害但至少让男人惊讶到给了他一些逃跑的时间。他从Walter身子底下撤了出去,蹒跚着站起来并抓住了自己的武器,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自己。

我失了太多血,他意识到,重心不稳的挪动着虚弱颤抖的双腿。Walter看着他,摇了摇头。

“你很坚强,Henry。你坚持了那么久。但是这……就是结局了。”

我知道。

“我、我不会放弃挣扎就……直接认输。”几声赞许的轻笑回应了他当他提起他的斧头。

“我就知道。这就是你为何完美。你永远不会放弃。”Walter扔开刀子,把手伸进风衣掏出了两样熟悉的东西——铁管和手枪。Henry也有枪,就在他的口袋里,但他没有把它掏出来。深吸一口气,他在Walter举枪瞄向自己时冲向了他。

第一枪打偏了,但第二枪划伤了他的耳朵,而第三枪打中了左臂——那逼他放开了斧头。立刻他就被落在地上的消防斧绊倒了,小腿出现一道可怕的划伤,他跌跪在地,用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而Walter冷静的靠近过来。

断断续续的喘息着,疼痛紧紧抓住了他,还有饥饿,还有肮脏的血迹和泥土,还有悲伤和疲倦——Henry转头看向血红的池水和那个邪恶的机器。Walter就站在他面前。

“我本来打算在Miss Galvin身上用它……但现在看来它没办法物尽其用了。”在想象到Eileen被绞进那些齿轮的画面时Henry的胃抽搐起来。他一脸震惊的向上望向Walter。

“你、你怎么……”他又低下了头,“你怎么能那样对她?我知道你是在乎她的,那个年轻的你还试图保护她……为什么你要这样伤害她?”

Walter,阴沉但坚定的,回答道:“这个世界不配拥有像她那么好的人。”

“她不是天使,她只是个人!一个应该在丈夫和孩子的陪伴下走完一生的好人!”Henry大喊着,双手打颤想要让自己站起来。

Walter缓慢的转向他:“Miss Galvin过的很艰难。作为一个还在努力寻找专业领域工作的大学毕业生,她的生活开销和空闲精力都非常贫乏。她现在的工作让她繁忙而劳累,而且危险——她需要一整夜一整夜的呆在闹市区。她的朋友们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停的带她去酒吧和聚会,有可能某个时候一杯不怀好意的酒就能毁了她。她不停的努力去做的更好——而世界则在不停的拒绝她。她被这个世界折磨着。”

“而你……”Walter在他面前跪了下来,枪仍在手里,但已不再指着他,“你把自己的一生都封闭起来,一头扎进那些相片和镜头里。你的父母相互憎恨,对你漠不关心。他们从未为你的梦想或幸福付出一丝半毫。孤独而悲伤的,South Ashfield的公寓召唤了你。母亲召唤了你。于是你来了。你逃避这个世界因为你清楚它是个冷漠,充满恶意的地方,你做了跟我一样的事情。”

“你……你错了。”他呢喃道,“我逃避别人是因为我害怕被爱,而不是害怕受伤。我害怕……害怕我不值得别人付出感情。”

“但是你是值得被爱的,my Receiver。而这个可怕的世界否定了你。你需要得到解放。”

他站了起来,枪管顶住Henry的额头。男人感到一种扭曲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平静包裹了他。他们相互对视着,绿色的眼睛望进棕色的,而在意识之外Henry几乎希望这一切是真的。

“最后一个请求可以吗?”

Walter冷笑着点点头。

“我……我不想跪着死去。”Walter后退一步给他腾出空间,Henry缓慢的,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但颤抖的双腿不愿意听从他的命令。“……我站不起来……”

而让他惊讶的,Walter靠了过来,用没拿枪的那只手臂搂住了他。那是……温暖的。比Henry想象的还要温暖。Walter一手紧紧环着他的腰,另一手的枪还指着自己的最后一份祭品。

这也算是值了,Henry心里暗搓搓的想。他的凶手正把他抱在怀里,而他为此感到开心。他把脑袋埋进男人的颈窝,深吸了一口气。干涸的血迹与死亡的气味儿……那像是枯萎悲伤的花束。

“准备好了吗,my Receiver?”Walter低语,却并不知道事实上Henry究竟有多少是真正属于“他的”。“准备好被领入乐园了吗?”

Henry悄悄把一只手伸进口袋握住了他的枪。杀人犯轻声笑着,唇角的冷笑在他脸上显得近乎英俊。不敢相信我能离他这么近……

“我想你已经接受这一切了,Henry。”低沉的嗓音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温柔的方式念着他的名字,将一阵战栗送进他的脊椎。拉下保险栓,Henry稳稳的按住扳机。

他明明有那么多话想说的。

这个世界是黑暗而残酷的,有时它的残忍甚至让人觉得生命太过漫长。但并非总是如此。这个世界同样可以美丽而温暖。它能够给予,能够剥夺,但我们不能就此放弃。母亲……她们温柔又慈爱,但当必要的时候她们也会变的严厉。我们可以撑过去。我可以帮你撑过去。我会帮你走过夜晚带你走过黎明。我会替你遮住黑暗告诉你如何凝视阳光。让我试试看,让我从你的噩梦里解放你;我会做所有我能做的一切来拯救你。

我爱你。

“……是的,我接受了。”

一声枪响。

Walter惊讶的盯着比他矮了半头的男人。疼痛从Henry的腹部蔓延开来……妈的,他咬着牙想,盯着自己打中的地方,我挑了个糟糕的位置。这会死的很慢……

抬头看着Walter睁大的眼睛,看着他脸上的表情,Henry感到一点暗搓搓的得意。他从没让这个杀人犯吃惊过,现在立场终于调转了……一次。然后他有点儿担心自己开枪的角度不太合适。他是不是打到了Walter的胳膊?

“你说你……已经接受了的。”杀人犯呢喃。Henry微笑着点点头。Walter显然被惊呆了,而Henry忍不住想笑。Walter Sullivan,被小小的Henry Townsend吓傻了。

枪从他虚弱的手里滑落,Henry抬起手臂环住了Walter的脖子。

“别……别对世界失去希望。”他低声说,“母、母亲……母亲不是惟一爱你的人。”

紧紧抱着这个男人,Henry盯着他有些胡茬的脸和溢满困惑的绿眼睛,琢磨着自己的最后一个决定。来吧,干吗不干脆让他再纠结一点儿呢?

于是用上最后一点儿力气,Henry踮起脚,在男人的脸颊上留下一个轻柔的亲吻。短暂的几秒钟之后他彻底倒了下去,被Walter慌张的抓在怀里。透过模糊的视线他看到Walter脸颊上被他亲吻的地方被血留下了一个痕迹。他笑了。

然后一切终于归于死亡。

 

/ 302 \\\

 

   这个地方是黑暗的。它存在的一切只有黑暗因为这就是它惟一被赋予的东西。它被赋予疼痛与憎恨与悲伤,无尽的悲伤。它被折磨与痛苦所填充,它被孤独与死亡所洗礼。它被扭曲成残破的形状,黑暗被糅合成更深的黑暗。那些为它祭献的灵魂与赋予它力量的信徒。他们的愤怒,他们鲜血淋漓的尸体即是它的养料。

然后某一天一个新的东西来了。它是美好而光明的,而当它死去时,它微笑着。它张开手臂用其他的,用这个地方从未见过的从未听闻的东西洗刷它。善良。接纳。幸福。

它用这些东西填满它,倾泻而进冲走曾经的一切。痛苦在希望的亮光下燃烧殆尽,悲伤在幸福到来时渐渐远离。所有的愤怒与憎恨都在爱的拥抱中融化成温软的眼泪。

然后这个地方变了。

 

/ water \\\

 

黑暗中,一个小男孩儿站在公寓前,等着他的母亲打开门。Little Walter用他小小的拳头敲打着折扇将他与幸福隔绝开来的门……但是突然的,它打开了。

震惊的站在那儿,Walter犹豫了一小会儿,然后一头冲进他的庇护所。

这是个干净而温暖的地方,比他住过的任何地方都要好。漂亮的浅黄色墙纸贴满大厅和卧室的墙壁,窗旁是带着花纹的窗帘。厨房被装饰成柔软的棕色,铺着精致的瓷砖,闻起来有一股母亲做的饭菜的味道。

卧室也好的不得了,全新的家具,被装修成合适于让小孩子玩耍的样子。

兴奋又激动的,Walter在房子里跑来跑去,然后停在了电视前。

隔壁公寓的女人躺在沙发上,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又小又旧的布娃娃。柔软的棕色头发稍微遮住了她形状姣好的脸庞,那件漂亮的紫色裙子让她看起来苗条的有些瘦弱。Walter慢慢的,小心翼翼的靠过去,对自己看到的东西满怀敬畏。他来到她旁边,把一只小手放到她的脸颊上。

“……妈妈?”

她没醒。但是Walter依然笑的非常非常开心。他高兴的轻轻爬过她向前曲起的双腿,让自己呆在她和沙发中间。

“我要跟你在一起,一直,永远在一起……”

一会儿之后收音机响了起来,播报出一条新闻。此时成年的Walter正站在厨房,低头抱着双臂,因沉思而深深皱着眉毛。

这场疯狂的噩梦伴随着那个无法理解的意外结束了。

Walter抬头望向窗外,干净温暖的阳光洒落进来。在那之上是纯净的蓝色的天空。

Henry Townsend已经不在了。

 

-.-.-.-.-.-.-.-.-.-.-.-.-.-.-.-.-.-.-.-.-.-.-.-.-.-.-.-.-.-.-.-.-.-.-.-.-.-.-.-.-.-.-.-.-.-.-.-.-.

 

I hope you understand

Why I’m forced to take my life in your name

I want you to know, it’s nothing all the same

And though we’ve never met

I’ve seen your image in a million waking dreams

Your eyes they call to me, “Set me free.”

……

It’s not easy, being the chosen

- Voltaire, “The Chosen”

 ——————————————————————————————

Henry Townsend的笔记

这很疯狂。

我想我爱上了一个连环杀人犯。

我不想让他再受到任何折磨了。有一个善良而温柔的人曾对我说我们都是受害者。至今为止我尝试着拯救所有人……所以现在我要试着拯救他。

我读了很多关于Silent Hill的资料。那里曾经是一个神圣的地方,然后许多许多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瘟疫,事故,死亡。而这时那个邪教还尚未存在。

我的理论是,那些糟糕的事情改变了那个地方。

就像它们会改变人一样。遭受了太多伤害的人会在所有地方看到不幸与痛苦。这个里就是切实的例子。302公寓变的黑暗而暴力是因为它被Walter的痛苦,被那些牺牲者的痛苦喂养了。

我想试着改变它。或许一个并不是充满怨恨的死亡能让这一切有所不同。

我很害怕……而且我根本不知道这会不会有用。但我必须做些什么。

Henry Townsend

 

Fin

评论
热度(24)
  1. 核桃playerAnticrossysq 转载了此文字
  2. 核桃playerAnticrossysq 转载了此文字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