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寂静岭4】系列一 - Embracing Death(一)(授权翻译,1121)


Summary:"We're all victims here." The deeper Henry goes into Walter's past, the more it hurts to fight him. He can't give up on Eileen... but does he really have to kill the lonely man? Struggling, Henry makes a choice. WalterHenry, 11x21

——————————————————————————————

系列一

Embracing Death

Last night a moth came to my bed

And filled my tired weary with horrid tales of you.

I can’t believe it’s ture……

……

视线模糊,有深红的颜色铺散在他视野周围,在Henry Townsend睁开眼睛时给了他一个不甚友好的问候。眨眨眼,他盯着头顶上还在转动但摇摇欲坠的电风扇。男人僵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体内的不安平息下来。

什么都没有。没有头痛,没有反胃感:没有鬼魂。Henry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几乎为此感到欣喜,终于有一次他至少在自己家里是安全的了。或者说,至少在卧室。他还没看到客厅到底情况怎样。

不过Henry决定暂且不去考虑那些,他好不容易才得以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稍作休息,得到一张虽然破旧,但好歹没有血迹与铁锈并想要吃了他的床(虽然他到目前为止还没遇到过最后一种情况,不过在一个那样的地方谁都不敢打保票)。

于是他只是躺在那儿,尽量让思维放空,尝试把注意力集中在将呼吸调整到一个稳定平和的节奏,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个机会了。但是这没能持续多久,一个思绪让他浑身发颤。

Eileen……

他没能救出任何一个人……一个接一个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被Walter Sullivan残忍的杀害。Henry皱起眉:即使只是这个名字都让他感到皮肤下爬过一阵战栗。

而现在他惟一能去保护的就是Eileen。他不能再次失败,不能让Walter抓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Henry紧紧攥住拳头,决心让这场疯狂的噩梦在数字19上截止。

当然,他多多少少了解Walter的过去,在那个世界中徘徊时他不停收集到支离破碎的线索。有时他甚至为他感到悲伤……但这绝不意味着他会妥协,让Walter得逞。大把曾有过悲惨的童年的人——虽然他承认不会悲惨到这种地步——最后都能成为社会的一份子。

比如我。他想,把手臂枕到脑后。他的童年并不怎么健康和美好,但他却是个在South Ahsfield工作的正常市民。

“就算在脑子里想想都觉得扯淡。”Henry嘟囔出声。好吧,他不是个正常人,妈的,刚搬来的前两年他几乎都认不出自己的邻居们,也向来很少离开公寓。他是个坏例子。但至少他不是连环杀人犯。

Henry必须确保把所有的内疚和同情抛到脑后,因为他知道在将来这可能会妨碍他保护自己和Eileen,会让他在杀手真正伤害他之前倒下。

叹了一口气,摄影师慢慢站了起来,浑身的肌肉随着这个动作呻吟着。他知道客厅里有东西还等着他去处理(更多的死猫?来吧),而且他不能留Eileen一个人太久。

于是,把一切关于“可怜的”精神变态的念头放到一边,Henry打开门离开了他的庇护所。

 

/21121\\\\

 

Henry对那个在走廊遇到的,拿着一个小娃娃,穿蓝色长外套的男人有些暗搓搓的怀疑。首先,如果你看到一个穿着又大又脏的外套,满脸胡茬还拿着一个小女孩儿的娃娃的家伙……任何人都会觉得跟在幼儿园旁边看到一辆面包车一样可疑*。但是这种疑虑很快就被打消了。这个男人身上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并不是那种:当他把手里的娃娃朝Henry递过去,他吓的几乎不敢去接。(*指拐卖儿童)

这真的有点儿吓人,他根本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最后Henry决定把它留在公寓的箱子里,不去纠结于这个诡异的小玩意儿和它的前任主人。

然而这不管用。就像Henry的母亲说过的,他“脑子里有太多思绪而且不知道该如何释放”。深受其害,Henry很难去忽略值得思考的事情……尤其是像这么诡异的。

在这样一个Henry遇到的不是被困在梦里吓得要死要活的人就是追在你后面一心想搞死你的鬼魂的世界,那个穿蓝外套的男人冷静的异常。Henry感觉他不是上述两种中的任何一种。但是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

一边蹲跪在箱子旁边寻找Health drink(我觉得“健康饮料”不对,但是“肾宝”更不对……),Henry一边叹了口气摇了摇脑袋:“他不可能是……”

不可能是Walter Sullivan。他……他……太冷静了,一丁点儿都不像个会追着人瞎跑的疯狂的精神变态杀人犯。他看起来甚至有些……悲伤。

住脑,Henry苦涩的想。他已经把所有同情顺着窗户扔出去了,自从看着Cynthia在他怀里哭泣着流血死去,看着Jasper在他面前尖叫着烧成焦碳,还有其他人……不,在这样对自己说时Henry的脸上露出一个阴沉扭曲的表情,无论他是谁,是那个穿蓝外套的男人或者别的什么人,他不会为Walter Sullivan感到一丝难过和歉意。

 

/11121\\\\

 

“Eileen,快跑!”

两个受害者,一边粗重的喘息着一边疯狂奔过Silent Hill的森林,然后暂时停在了一个大树后面。Eileen转过来面向Henry,眼睛里闪烁着恐惧。

“那你怎么办?”

Henry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试着微笑无论那让他脸颊上的伤口有多疼:“我不会有事的。回希望之屋,这对我们都好些。”

Eileen看看自己身上的伤,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她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枪响划破了空气。他们都吓了一跳,Henry转头匆忙的瞥了一眼那个男人。

“快走!现在!”

Eileen尽可能快的消失在了黑暗里,在盯着她离开的同时Henry还在四处寻找杀人犯的身影。当听到生锈的铁门开合的声音,他知道自己该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不要死”上面了。

Henry对那个穿蓝外套的男人的推断错的离谱:他他妈的妥妥就是Walter Sullivan,那个疯狂的,抓着斧头追捕他的杀手。然而他对他的第一直觉并没有错——这个男人很冷静,异乎寻常的冷静即使当他在射杀无辜的受害者。甚至他低沉阴冷的笑声里都包含着一种不容忽视的富有自控力的镇定。

附近的灌木簌簌作响,把Henry从危险的思绪中拽了出来。他挥手朝那个方向开了一枪,但是除了风什么都没有。Henry的心脏被紧紧的攥了起来当他意识到这一枪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他为什么就不能停止思考,把这些无谓的东西从大脑里统统扫出去?这简直是对他健康的最大威胁。

由于有栅栏挡着,他不可能向后跑,而且Henry知道他无论如何都需要去前面寻找最后一口藏着人偶肢体的井。但是在搞清楚自己不会直接一头撞进杀人犯怀里之前他不想贸然行动。Henry小心的移动到另一边,藏到树后试图寻找男人的位置,喉咙干的难受。然后两声枪响粉碎了他的努力,其中一颗子弹在他转身逃跑时打穿了他的大腿。

Henry一下跪倒在了地上,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喊,但是他强迫自己站了起来。Walter就在那儿,就站在路中间,一手握着染血的斧头另一手握着枪。Henry感到畏缩,仿佛那双眼睛正直直的盯着他,冷静的面容下隐藏着致命的杀意。

摄影师后退了一小步,悄悄检查自己的手枪。

“只有两发了……?”完蛋了。他必须回公寓拿更多的子弹,但是他不记得洞在哪儿了……

皮鞋踏在石头上的声音让他再次抬起头。Walter已经不在那儿了而且Henry看不到他……

他一定还在小路上,他想,仔细倾听着脚步声,也就是说他在栅栏附近……我可以直接冲到另一边……或许这正是杀人犯想要的,把他引诱到灯光之下让他自己暴露自己,但是除此之外他还能怎么做?他必须前进。

于是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男人一头冲出了掩护朝对面奔去。枪声几乎瞬间就响了起来,但是并没有打到他虽然Henry几乎能感觉到子弹贴着手臂擦过的灼热的温度。他咬紧嘴唇直接撞开了栅栏,迅速钻身而过。

他成功了,他需要的那口井就在那里,而且井的后面就是能带他回到公寓的洞。他左手拿着的火把正在迅速黯淡下去,他必须快点儿……整个人趴到井口边,Henry把火把探下去,看到人偶的手臂就在井底。他能碰到它,尽管枯井很深,他伸下去的手能碰到它脏兮兮的表面。Come on, come on……

一声枪响,他吓得差点跳起来,火炬从他手中滑脱。无所谓,他知道人偶的肢体在哪儿,于是他干脆闭上眼睛去尽力够它。然而在恐慌中,他把重心太过前移了,Henry睁大了眼睛当他整个人摔进枯井里,甚至没听到更多的枪响。

慌张中Henry还努力用手臂抱住了头以免自己的脑袋磕在井底的石头上,但那依然疼的要命。砸在井底时人偶的胳膊硌到了他的后背,瞬间的窒息让他在黑暗中几乎变成瞎子。

井不是太深,但完全藏住了Henry,他只能看到井口上方雾蒙蒙的天空。正当他想抓着假肢站起来时铁门打开的吱嘎声攥住了他的心跳。

脚步声逐渐靠近,缓慢而平稳的。Henry的心脏在胸腔里疯狂的鼓动,他抬起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嘴,强迫自己尽可能的放轻呼吸。上帝啊千万别让他看到火把……Henry祈祷着那东西已经滚进草丛不见了。

脚步声靠的更近了,Henry怀疑自己的胸腔会被憋住的尖叫炸开。他过来了吗?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在这儿?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死死的闭上了眼睛,咬紧嘴唇。

会不会一切就这样结束了?他会不会就这样死在一口井里,死在一个惟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被爱的男人的枪口下?如果不是还藏着,Henry可能会笑出来。排队去吧,Walter。Henry从没被爱过。他甚至从没被注意到过,更不要说被爱。他离婚的父母把他当做向对方复仇的工具;学校里的孩子认为他是一个怪人从而都躲着他,有的干脆对他表现出公然的厌恶;他的同事几乎不知道他叫什么,认为他是个自闭又不合群的家伙;他的邻居也同样如此。

Henry Townsend,自闭又不合群的怪人。这会成为一个棒透了的墓志铭。不,Henry没有任何一个对他来讲……特殊的人。他有过的最亲近的朋友就是Eileen,一个只因同样被一个声名狼藉的杀人犯追杀而在梦里相遇的女人。

脚步声已经来到了枯井旁边,Henry隐约能看到他的身形。他再次紧紧闭上了眼睛,无视眼泪正从他流血的脸颊往下淌。Eileen……她会怎么样……

我……我不想死……

我甚至从未……从未……从未找到任何……值得为之而活的东西……但是我想要去找!我想活着,想要为了某个理由活着!请别在我甚至还没有机会去寻找之前杀掉我……

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Henry喘息起来,眼泪甚至打湿了他的双手,几声微弱的啜泣溢出他的喉咙。他透过泪水模糊的眼睛望向上方的杀人犯,几乎想要去拿自己的枪。但是这有什么意义?难道两发子弹能打败这个无法阻挡的男人?Henry闭上眼睛在心里祈祷Eileen能够最终找到办法逃出去。

他看到Walter举起枪,缓慢的瞄向他,然后……

BAM.

 

/11 & 21\\\\

 

Henry在302卧室的床上醒来,像一个刚被救上来的溺水者一样大口喘息着。他的心脏由于恐惧与射进胸腔的子弹带来的疼痛而猛烈的跳动……他抬起一只手寻找胸前的伤口……但是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血迹,没有弹孔。如同那一切只是一个梦。

但是当Henry想要坐起来的时候,他察觉到自己左手上有某个冰冷的东西。他缓慢的转过头,莫名的恐惧感爬上脊骨。

人偶的手臂握着他的左手。

 

/21121\\\\

 

Walter Sullivan就站在Henry的门外,目光凌然的眼睛盯着门上那个小小的猫眼就好像他能透过它看到里面。Henry被吓得后退了一大步,胃部被震惊和恐惧绞紧。他一把甩开门把手如同那东西着了火。

他无法反应的站在那儿,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他的门。自从他攻击Eileen以来Henry就从没在这个世界见过Walter,而且在那之前他还不知道这个穿蓝外套的男人就是他们的凶手。他为什么要回来?难道……他……

现在该轮到我了?Henry的呼吸顿住了。但是另一个念头又让他为之一振:不像Eileen,他了解这一切并至少有所准备;而且,就连他自己都打不开自己家的门。Walter进不来……他是安全的。

告诉自己振作起来,Henry迈着发颤的步子又靠近了猫眼。说实话他现在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看门外,但是他还是做了,颤抖的手掌紧紧贴在门板上。千真万确,他就在那儿:那头残暴的嗜虐成性的魔鬼。

Henry几乎花上了所有的意志力才让自己能够尽量平缓的呼吸。他收起汗津津的手指,但是触摸到的手掌却比手指还要冷汗淋淋。他想要后退,但是却在刚刚迈出半步时就停住了。门外那双可怖的眼睛正看着他。

几天来Henry一直在不停的从这个杀人犯手中逃跑。他的时间浸泡在血液里,关节和肌肉因为长时间的奔逃疼痛不已,伤口因为他无暇注意而反复开裂……Henry极尽可能的保护着他的邻居Eileen,于是不可不免的让自己承担了太多Walter造成的伤害。

然而与此同时的,他越来越深的陷入Walter Sullivan的伤痛,记忆与疯狂,无论是那个男人还是那个男孩儿,他渐渐的得以比任何人去更深的了解他。痛苦,孤独,无人在意无人关爱的存在……这一切以一种感同身受的疼痛灼烧着他的灵魂。

他了解那种感觉,了解孤独,永远只能孤身一人的滋味,从没有任何人去在意你,关心你,陪伴你。他能感受到Walter的痛苦,而且这让对抗这个疯狂的男人变的越来越难。我知道我不该为他感到悲伤……但是真的已经太晚了。

Henry再次贴回门边凑近猫眼,干渴的喉咙堵的难受。放在其他任何一个人身上,这种坚定的目光都会显得充满挑衅和反抗性,但是放在Henry身上,它只透露出一种庄重和疲惫。

就是这个男人——他还是否算是“人”?——决心想要杀掉他。一个疯狂的,被恨意扭曲的,会牺牲21个无辜者(至少其中大部分是)的生命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男人。而这个杀人犯惟一想要的只是母亲的爱。

门外的身影动了动,Henry吓得差点跳起来。而后一抹假笑划过Sullivan的嘴唇——难道他真的能看到里面?——在平时这个笑容大概能彻底毁掉Henry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但今天……那只让他感到悲伤。最终Henry转过身,背靠着门滑下去坐在了地板上。

我真是个虚情假意的家伙(I’m such a bleeding heart)……

 

/11121\\\\

 

Number 21.

他是最后一个。先是Eileen……然后是他。接下来Walter的无论多么疯狂的愿望都将最终得以实现。

Henry感到胃部一阵痉挛。他咬紧了嘴唇。

如果302房间真的是有感知的(这很有可能,鉴于这些让人发疯的鬼魂)那么Henry非常确定它真的真的不需要变的更“有活力”了。它已经很暴力了,如果Walter给了它更大的力量,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根据Joseph的日记里所说的,Walter在试图“净化母亲”……这是不是意味着除掉这些鬼魂,让这个房间再次变的安全?

够了,Henry,男人对自己说,你不需要理解他的计划,你只需要阻止他。

如果21圣礼真的完成了会发生什么?这个房间真的会得到生命,变成一个吃掉所有靠近的人的邪恶生物?又或者它会重新变成一个温暖安全的住所,就像Henry搬进来的前两年一样?

Henry不知道Walter这一系列罪恶的谋杀是会以一个更为罪恶的结果为终结——又或者他们终将能为他带来他所寻求的平静。

这不重要!他愤怒的想,一把将Joseph的日记扫到一边。他不能让21圣礼完成。无论结果如何,Eileen都不该为此死去。他知道Walter只是想要寻求爱……但他不该让Eileen付出相应的代价。

他在靠毁掉Walter来拯救Eileen。这个念头让他感到无法忍受的疼痛。他必须这么做……为什么要让这件已经足够艰难的事变的更加艰难?

从某种意义上……我跟他一样糟糕。牺牲别人的生命来换取自己想要的结果。把Eileen放在Walter之上,选择她而不是他。

我他妈在想什么!Walter是个杀了19个人的杀人犯,Henry当然理所应当去阻止他!他保护Eileen的行为跟Walter的滥杀无辜一丁点关系都扯不上!

但是Henry无法阻止自己的脑子去那样去想。

叹了一口气,男人握紧斧子走向了储物箱。自己打开的水龙头让他意识到房子又在闹鬼,于是他从箱子里取出一根蜡烛。已经该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回归现实世界了。

一个怪物肆虐的世界。

 

/11121\\\\

 

这绝对是他做过的最蠢,最缺心眼儿的事了。当Eileen睁大眼睛望着他的时候Henry感觉心脏砰砰直跳。

“他……他是什么样的?”

“抱歉,我只是……”Henry红了脸,赶忙转向一边,“忘了这个吧。我……”

“不,我……我觉得我能理解。”Eileen伸出手握住Henry的,轻轻捏了捏。男人有些犹豫的抬起目光看向她那张虽然伤痕累累但依然充满母性光辉的脸庞。即使眼中还有显而易见的恐惧和担忧,但这个女人显得前所未有的坚强。“这一路以来,我们一直不停的看到……那些可怕的事情。”她有些颤抖,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抚摸着另一只手的石膏,“那些其他的受害者……还有那个男孩儿遭遇的可怕的对待。”当提到“那个男孩儿”时她叹了口气,“我……我没办法不对他感到同情。那个孩子……还、还有……”

“他?”Henry替她说了出来。不管她刚刚说了什么,Eileen明显依然深深的惧怕“他”,Henry也是。男人点了点头:“我也是。我真的希望……”

“希望他能快乐?”Eileen呢喃道,“希望他不需要经历那一切?”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柔和但悲伤的微笑。“是的。但是他所知道的能获得幸福的惟一方法似乎就是杀掉我们。”她望着Henry的眼睛,那目光痛苦而沉重。

Henry移开视线看向旋梯间蒙蒙的浓雾:“我……只是……”他从来都不擅长表达。他只会想,却不知道如何表述那些想法。

“我希望我们能帮他。”Eileen无意识的碰了碰眼睛上的纱布。她停顿了一小会儿,像Henry一样徒劳的望着一望无际的黑暗,“好像我们都是受害者。他……那些鬼魂……还有我们。我们都经历了糟糕的事情只因为那个该死的愚蠢的邪教。Silent Hill……”女人显得气呼呼的,“我在电视和小说里见过那种像洗脑一样的东西……但是想到它发生在这儿,发生在我们身边……”咬紧嘴唇,Eileen低下了头。

Henry觉得自己应该去安抚她,但却不知道该怎样去做。最后他往Eileen身边挪了挪,用一只手臂环住她的肩膀。

“我不会让他抓到你的。”Henry郑重的向她承诺。Eileen微微笑了笑。

“那你呢?”

Henry抬头望天,耸了耸肩膀。

她看起来并不喜欢这个答案。“拜托,Henry。照顾好你自己。别让自己为我而受伤。”女人脸上诚挚的关切与痛苦让Henry感到一阵尴尬的愧疚。

“抱歉……我不是说……”

她点了点头,然后Henry就闭了嘴。我不是说什么?男人思索着。他自己也不太确定。塞满脑子的疑问和困惑让他没办法看清任何东西,甚至包括他自己。于是头一次的,他让大脑彻底放空,靠上墙壁,在这为数不多的真正安全的地方让自己放松下来。

“他累了。”

Henry惊讶的看向Eileen。女人争盯着遥远的地方仿佛沉浸在回忆里。

“他手里……手、手里拿着那把刀,毫无仁慈可言……但是他真的显得很疲惫。当那个男孩儿跑进来时,他……微笑了,虽然那看起来不像是微笑。他微笑了,然后看向了我我的血溅在他脸上……他看起来如释重负,就好像他很高兴那孩子打断了他这样他就可以离开了。他告诉我……告诉我这一切还远伟结束……但是那不只像是说给我听的。他也是在说给自己听。这一切还远未结束……但他希望它已经结束。”

Henry只能听着,咬紧自己的嘴唇,同时像Sullivan一样期望着这一切已经结束。

 

/20121\\\\

 

在另一个世界中不停遇到那个孩子让Henry越来越质疑自己的行为。

当我杀了Walter,他想到,……那个孩子也会死去吗?

一切都太糟糕了,一切都难以置信的黑暗和扭曲,而Henry对对抗这些感到疲惫。但是他不能放弃,不能止步不前。Eileen依靠着他,而且……Walter也是,以一种疯狂而扭曲的方式。

穿过洞穴后Henry从302的床上醒来,鬼魂肆虐带来的头痛折磨着他的脑袋。叹了一口气,他马上翻身下床去储物柜寻找需要的道具。会又是一个吓人的电话吗?或者藏在衣柜里的孩子?在箱子前面蹲下时他有些头晕。上一次正面遭遇Walter让他流了太多血,差点没能逃过去,无论Walter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他在追杀Henry的时候可一点儿都不“疲惫和倦怠”。正相反,能把Henry打成筛子或者砍成两半让他兴奋得很。

拿上一根蜡烛和一枚吊坠,Henry回到卧室去寻找新出现的鬼魂。这肯定不是他见过的任何一种,Henry甚至不知道它在哪儿。没有探出半个身子的幽灵,墙上也没有裂缝……

男人在他的卧室里四处巡视着,转来转去,直到他的视线落向他的摄影作品……

他盯着墙上的照片。之前,那上面是一张坐落于Silent Hill的Balkan教堂,而现在……那是Walter Sullivan的脸。

Henry盯着这个新的鬼魂。那只是Walter在向他以一向的那种阴森而疏离的方式微笑。

他在那里盯了有足足好几分钟,由于站的足够远,他只感到一些轻微的头痛。然后他离开了房间,蜡烛和吊坠还拿在手上。之后当他再想起这件事时,他坚持这只是因为他不想在一个相对无害的鬼魂身上浪费有限的资源。至少他是这样对自己坚称的。

 

/21121\\\\

 

当Eileen在楼梯上摔倒时Henry的心脏差点停跳。

“Eileen!”

“我……我很好!”女人努力试着站起来,但是在只有一只胳膊能动而且没有楼梯扶手的情况下这有点儿困难。Henry立刻回到她身边,蹲下身帮助她站起来,并在Eileen咒骂着自己的高跟鞋时检查她身上的伤口。

“有什么地方痛吗?”

Eileen摇摇头,眉毛皱起来:“不……只是有点儿胸闷。毕竟被追杀和逃命……更别提这双该死的鞋了。”她自嘲的说,露出一个微笑。

“Okay. 那么你想歇一会儿吗?”

“我们得继续前进。还是说你累了?”

Henry扶着她的胳膊带她向前走了几步:“好。但是如果你觉得需要休息就告诉我。”

他们继续向下方的黑暗前进,周围回荡的惟一的声音就是他们的脚步声。但没过多久Eileen就发出一声痛苦的喘息,膝盖一软险些跌倒,还好Henry一直抓着她的胳膊。

“Eileen!”他赶忙扶着她坐下来让她靠在墙壁上,“你确定你还好吗?”她的额头覆着一层冷汗,而且看起来疲惫不堪。

“或、或许……我真的该歇一歇。”Eileen笑了笑对他说,“你继续走吧,回公寓去。至少整理整理你身上带的东西。”

他确实需要更多的子弹……而且说不定公寓又该“清理”一下了。

“如果你一个人没问题的话。”

Eileen点点头向他挥挥手,于是犹豫一会儿之后Henry离开了:“我会很快回来。”

他冲下楼梯一头钻进最近的洞里,当他醒来时Walter的照片依然望着他。他无视了那东西。他需要行动,而且必须要快,所有最近发生的事情都为他敲响了警钟——无论是对他还是Eileen。这一切必须尽快结束。

他从箱子里拿了一些子弹和药品,用消防斧更换了坏掉的高尔夫球杆。当他正准备直接从浴室钻回去时他注意到了架子上的收音机。

他有种……感觉。觉得自己应该听一下。于是他凑过去紧张的打开了开关。

“……the most recent victim of the strange attacks, a Miss Eileen Galvin, who was transported to St. Jerome’s Hospital, is rapidly declining and may soon follow the other victims.”(……被送往St. Jerome’s医院救治的这场袭击最新的受害者Eileen Galvin小姐的情况正在迅速恶化,很有可能将会很快与其他受害者一样……)

Henry的胃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了起来。Eileen……

他们必须赶快。

TBC

评论(1)
热度(14)
  1. 核桃playerAnticrossysq 转载了此文字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