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寂静岭4】系列三 - Living Dead(三)(授权翻译,1121,完结)

Walter一出房门Eileen就冲向了他。

“你看见Henry了吗?”她着急的问,眉头紧锁。男人摇了摇头。Eileen抱着手臂望向窗外,恐惧溢满了她的心脏。“我上次见到他已经是几天前了……我很担心……”

Walter的嘴唇颤动了一下,Eileen知道那是……厌恶的表情:“或许你能在那个女人那儿找到他。”

“女人?”Eileen眨眨眼睛,“……你是说Cynthia?Cynthia跟Walter在一起。呃,另一个Walter。”提到这个的时候,Walter的眼睛闪了闪,而Eileen邹起了眉,“别跟我争论这个。”

“我坚持己见。”

“他是个孩子,Walter……他是你。你怎么能这么评判性的对他?”

“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他……我曾经天真,愚蠢,软弱(naive, foolish, weak),我向黑暗屈服了,而通过我,更多的黑暗诞生了。”他抬头望向302的Sacraments,深深的皱起了眉。

女人温柔的注视着他:“他是个孩子。他是你不曾能够成为的样子。如果你试着花些时间了解他,你会知道他是个多了不起的小家伙。”

男人嗫嚅了一声,然后重新看向Eileen:“最近Henry经常像这样失踪吗?”

她点点头:“他几乎根本不呆在这儿。我真的很担心……这么长时间他都去了哪儿?”低头思考时,她听到Walter离开了,直径走向前门。“等你找到他,告诉他让他偶尔回来看看。”背冲Eileen,Walter没能看到她会心的微笑。

客厅里的其他人静悄悄的盯着他走过,Walter无视了他们。当他刚要把手握上门把时,门突然打开了。

“Henry!”Eileen冲到愣住的金发男人身边一把抱住了她的朋友。Henry像是呆住了,犹豫了整整一分钟才抬手环住她。女人向后退了退,目光里充满疑惑。“……你还好吗?”

他迟缓的点点头,离开她的拥抱走向了卧室。Walter眯起了眼睛——他的目光扫过包围着他们的小群体,无声的动了动嘴唇。然后他又盯住了Henry,但是没什么其他动作。

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当Walter和Eileen交换了一下眼色,当Cynthia皱着眉抱起了胳膊,这几个了解他的人明显察觉到了一丝怪异。Henry微微向他的同伴们笑了一下,就拖着僵硬的身体朝客厅另一头去了。但当他走到一半时有人叫住了他。

“Henry。”男人停住了,转过头。Walter正看着他,目光灼灼。金发男人靠过去并抬手握住了他的肩膀,“跟我来。”低沉的声音命令道。

Henry皱着眉。有那么一会儿他看上去像是僵住了,准备回绝。但内在的Henry其实完全没这么冷静。

Walter! Walter, come on! 男人的思维处于一种狂乱的困惑和恐惧中。我不知道他们想让我干什么,但求求你,在我真正干了之前阻止我!

虽然很高兴Walter察觉到了什么,但害怕和憎恶仍然翻搅着他的胃。他被那只手拉着走入了黑暗,走入了那个他一直躲避的隔间,被Walter Sullivan拉着。

BAM。房门摔上的声音在不大的空间里回荡着。Henry站在那儿,被困在他自己的脑袋里,被迫注视这个房间让他感觉苦涩的胆汁在向上涌。这个地方……他真的不想再看到它了。现在它看起来只像个普普通通的办公室,但他永远,永远都无法忘记它真实的那面。

“我知道你不会认为我有那么蠢的。”Walter低沉的嗓音打破了压抑的沉默。那语调里饱含几乎沸腾起来的愤怒,于是Henry又感到了新的恐惧。

Walter的愤怒:他的弱小无助,他痛苦的梦魇。那人握紧的拳头似乎随时准备打向他……

Henry发现他的身体转向了Walter当高个儿金发的男人满眼怒火的盯着他。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刀。“你当然不会。是你把我教导的如此‘优秀’……”当他像以前一样缓慢的向Henry靠近Walter眼底那种危险的光芒又回来了。头发挡在眼前,脑袋微微低垂,手里握着滴血的刀子。

逃,逃,逃!

当然他被窃的身体没有做出回应。他就那样站在那儿,等待Walter靠近……

那张一向富有自制力的面容扭曲了:“你怎么敢……用你那双让人作呕的手……触碰这个纯洁的灵魂!”Walter咆哮起来,音调拔高,“你怎么敢用你的污秽去玷污他!”

Henry的心跳都要停住了。等等……他在说我吗?

金发的男人仍在愤怒的低吼:“自己从他身上滚出去,否则我会亲自找到你,让你看看相比于活着的时候死后的我能做出糟糕多少倍的事情……你会后悔的……”握着刀子的手举了起来,“放开他,现在!Release MY Receiver!”

外在的Henry仍然保持着那副漠然的,无动于衷的表情,而里面的Henry变粉了。(inner Henry was pink……我不行了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我实在憋不住了,小心我给你翻成粉红佳亨……)

M - M - My Receiver?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领,下一秒刀子落了下来。劈砍,又一次,然后又一次……再然后他的白衬衫变成了落在地上的碎布,暴露出隐藏于其下的痕迹。一个圆,以及里面的三个小圆,用混着他的,Jimmy Stone的和怪物的血液画在他的胸膛上,并被用匕首深深的刻进了他的血肉里,他记得那时候他在疼痛中痛苦的扭动挣扎。Walter看着那个图腾,唇角挂着扭曲的冷笑。

“……STONE!”Walter发出的怒吼震颤了整个302,那语调象征着愤怒,与报仇的誓言。

他在为我生气……为他们伤害了我……他感到几乎难以置信。

从没有人为他生气过。因为他生气,当然有,但从没人为他受到伤害而愤怒过,没人曾像Walter现在这样为Henry而变得愤怒,充满保护欲与对外的攻击性。他的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肩膀,眼神如同闷烧的炭火。他母亲从未为他而生气过……一次都没有。

突然Walter将手里的刀子转了半圈,刀柄冲外,然后用刀柄顶上他的胃部。深色皮肤的难人感到那里一阵疼痛,他的身体咳嗽起来。喉咙像是在烧……

“别反抗它。”Walter命令道,用两只手稳稳地扶住他的身体。男人不停的咳嗽,像是要把这个……东西,吐出来……他们往我的身体里放了什么!

一会儿之后他反射性的张开嘴,把那东西吐到了地板上,Walter立刻站了起来,黑色的靴子狠狠的碾了上去——那东西是活的!

剧烈的干咳几乎要撕裂他灼热的胸腔。Walter再次跪到他身边,捡回刀子划破了自己左手的手掌。那只手覆盖上他赤裸的胸膛,覆盖上他皮肤上的那串永远标记着他作为一份祭品的数字。

垂下眼睛,Henry看到那些数字开始流血。那并不疼——事实上如果没有看的话他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Walter的血与他的混在一起,淌下刻在他身上的那个圆圈,痕迹消失了。伤口迅速愈合,画上去的符号也渐渐隐去。

房间外面,302的所有住户都聚集在门旁边议论叫嚷着。

“我赌五毛他是在杀他。”Peter Walls低声说。

“他已经死了!我们都是!”Cynthia反驳道,努力想挤到前面去。

“我打赌他绝对能再杀我们一次!”Jasper看起来似乎挺兴奋,“A - Assumption的力量是无与伦比的……”

Eileen站在门前,扶着little Walter的肩膀。男孩儿盯着房门,看起来非常困惑。

“他让Henry进去了……”他嘟囔着,望向他的看护人,“为什么他不让我进去呢?”

就在大家一团乱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悄悄钻进了无人注意的302。就在那一瞬间,那黑色的一缕阴影滑进从Henry回来开始就一直虚掩的正门,蹿过客厅钻进了Henry放工具的木箱。它从里面抓起了某样东西……然后带着它的战利品离开了。

 

/302\\

 

Henry的身体终于回归了主人的掌控……而且疼痛消失了,虽然他还是有点儿想吐。大口喘着气,Henry抬头看向Walter,即使是跪着他也比他高出不少。

“谢……谢谢。”Walter点点头作为回应。他没动,一心一意的注视着Henry直到他找回自己的呼吸。当深色皮肤的男人抬头时,他看到愤怒仍然燃烧在他的眼睛里,虽然相对没那么恐怖。

“如果你没有天黑的时候还傻兮兮的在外面瞎逛,这根本不会发生。”金发的男人咬着牙齿说,声音低沉而凶狠。在这么近的距离,那种富有磁性的男中音让比他低一头的男人狠狠打了个颤。Henry有点儿想笑,但考虑到可能会被揍,他忍住了。“母亲说你已经好几天不在公寓了。”

“母亲?”Henry愣住了,喉咙发干。

Walter似乎没抓到重点:“The Mother Reborn.”他重申到,可能是因为太生气而根本没意识到他在将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房间——称为母亲。“你为什么不好好在这儿呆着,Henry?”

最好的答案?当然是撒个谎。“我……我……”Henry低下头,脸发红,“公寓里太挤了,我……我不想占地方。”

Henry绝望的期盼着他能买账。而Walter盯着他,怒火似乎真的退去了。金发的男人站起身走向最近的墙壁,Henry看着他像上次做出一个洞来时一样把双手手掌平放在墙上,闭上眼睛。

而当他睁开眼睛时,有什么明显感觉不一样了。

Walter来到门前一把打开了它——幸好它是向里开的,否则不少人估计会被直接拍在脸上。男人冷静的看着他们。

“公寓世界现在安全了。请随意挑选你们想呆的地方。”

小团体目瞪口呆的望着他——包括Henry。

“你……你能办到这个?”Eileen呢喃。

“你他妈为什么不早这么干!”Steve咒骂道。Walter灼烧般的眼神瞥向他,于是小个子的男人的怒气瞬间收敛了一些。

“没人问过。”

然后他再次把门摔在了他们脸上。

两个男人仍然呆在房间里,Henry望着Walter的背影。

“现在有足够的空间了。”金发的男人解释道,“你可以住(live)在任何你想住的地方。”他转身走向书桌,背冲Henry双手撑在桌面上。另一个人还跪在地上。“虽然我有点儿惊讶那两个笨蛋居然能抓到你。当初你在我的手底下逃了那么久……我本以为你没这么弱。”

深色皮肤的男人感到他的心脏扭曲起来,扭曲……直到所有的痛苦一并爆发了。

“抱歉。”Henry有力无气的回答道,他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我想我大概是……太愚蠢,太天真太软弱了(too foolish, too naive and weak)……”加重那几个熟悉的单词,Henry从地上爬起来向房门走去。他背对着Walter,没有看到转过头来的金发男人脸上疑惑的表情。

我可以生活(live)在任何我想的地方?离开房间加入那个小群体时Henry模糊而朦胧的想,他们向他扔去一个又一个问题而他几乎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我惟一想在的地方就是你的怀抱里……那个我永远无法拥有的地方。

 

/302\\

 

这个已经开始在302成长起来的家庭在第二天解散了。

“你确定你不来吗Henry?”Eileen在门口期待的看着他,轻轻拉着little Walter的手。

“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会很开心能跟你住在一起的,来吧孩子。”Eric朝他挥着手,脸上挂着友善的微笑。

“我能留下不?”Jasper小声问,然后Steve直接把他拖出了门。

Henry好笑的看着这个场面,然后摇了摇头:“我留下。”

“小心点儿,孩子。”Sharon一边戴上她的帽子一边说,“我不知道你究竟在想什么,但是……照顾好自己。”说完她跟着Steve和Jasper离开了。Peter在走之前也向他挥了挥手。

突然一双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寂寞了就给我打电话,Henry。”Cynthia紧贴着他,胸脯蹭着他的手臂。不过她得到的回馈仅仅是……Henry的一个微笑。

“我会的。”女人已经习惯了自己的魅力在这个男人身上完全无效,但她还是挫败的摇了摇脑袋。

“回见,亲爱的。”她朝背后挥了挥手,踱出房门时臀部性感的轻轻摆动。

于是现在就剩下Eileen,little Walter和Henry了。“妈妈说他算是我的哥哥……好像挺有道理的,我们的名字都一样。你能替我好好照看他吗?我想跟他呆在一起,我以前从没有过哥哥……但是我觉得他好像不喜欢我。”

睁大了眼睛,Henry结结巴巴的试图说些什么。“Walter……”但是男孩儿已经跑到了Eileen背后。

“保重,Henry。”她微笑着拉起Walter的手,领着他离开了房间。Henry看到小男孩儿再次回头望向302——然后他的视线马上落回了Eileen身上。

他第一次来到这儿时就见到Eileen在302……那让他就坚信她就是他的母亲。Henry想。如果big Walter也能这样认为……

Sharon跟Eric和Steve一起在三楼占了一个房间。Peter和Jasper也选择住在一起,而Eileen,Cynthia和little Walter住进了303。

Henry留在了302。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个受虐狂什么的。爱上一个曾多次伤害他,甚至试图杀死他的连环杀人犯或许标志着他暗地里是个享受痛苦的变态。痛苦是Walter Sullivan惟一带给他的东西……然而每当Henry尝试离开这扇门,他都会发现自己再也迈不开脚步。

爱情已经,字面意义上的,杀死了他,而如今他已经死去,则将永远承受爱情的折磨与煎熬。

 

/302\\

 

“How do you pick up the threads of an old life? How do you go on……when in your heart begin to understand……there is no going back? There are something that time cannot mend……some hurts that go too deep……that have taken hold.”(“你如何才能拾起昔日的时光?当你的心开始懂得……你已再也无法回头……你如何才能继续前行?有些东西即使时间也无法修补……有些伤太过沉重……已根深蒂固。”)

Henry坐在沙发上,独自一人,盯着电视上播放的电影。虽然这是他最喜欢的电影之一,但他其实并没有在看。没准302才刚刚认识我。这辈子大概第二十次的,Henry在看《指环王:王者归来》。这部电影是在他刚搬进302时上映的。《指环王》曾一度是他童年时期最喜欢的系列小说,而看到这些角色被在荧幕上赋予生命让他激动无比,即使作为一个成年人。

Frodo让Henry感到亲切:一个总是梦想着冒险的安静的霍比特人。男人讽刺性的想,他们两个现在的情况还真像。

渴望成就某些大事……然后发现自己被拖入了一场让生命从此改变的可怕的战争。在最后,无法挽回的被命运狠狠击倒,他们一度成为的英雄角色摔在地上,残破不堪。

 

/302\\

 

Henry把自己拖进卧室,眼泪挂在他的脸颊上。公寓再一次是他的了,然而他从未感觉如此与世隔离……被整个世界抛弃过。

Walter的门消失了;隔间被封了起来,而男人还在那里面。Henry把手掌贴上那面墙,然后是额头,深沉重缓慢的呼吸着。

即使他已经做了这么多,他想要的却依然触不可及,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抓不到。一个死者没有未来或慰藉可言,Henry觉得自己迷失了。想要抓住一根稻草,抓住任何一样可以让疼痛停止的东西,男人想要强迫自己对Walter的爱全部消失。

这种努力永远不会有结果。当他整个人靠上空白的墙壁时细小的呜咽溢出男人的喉咙。如何才能告诉心脏停止跳动?Henry没办法让自己停止爱Walter Sullivan就像他没办法让他的肺叶停止呼吸让他的血液停止流动让他的眼泪干涸当他再次想起那个离开的背影。那是他的一部分,永不消亡。

哭泣了整整一天,Henry疲惫的擦擦眼睛回到卧室。一声轻笑不受控制的冒出当他抬头看到Walter的照片还挂在墙上。

他发红的眼睛盯着它。

“为什么我不能恨你?”他低语,“我明明应该的。”他把自己扔上床,却没有沉入睡眠,而是沉入绝望。

 

/302\\

 

当Walter突然出现在客厅时,Henry正呆在厨房,因为无聊而吃着早餐。Walter看看他,眨眨眼,他手里的勺子就掉了。

“……你为什么在这儿?”金发的男人低声说。看到Henry迅速从厨房冲出来靠近他,他脸上显出一丝难为情的神色。

“我……我……”红着脸,Henry低着头挪向墙角,“我……我会离开的……”

“Henry。”那个悦耳的男中音在叫他的名字……Henry停住了脚步。“你没必要离开。”

缓慢,犹豫的,Henry抬起了头。Walter绿色的眼睛正看着他,一抹微笑滑过他的嘴唇,虽然仅仅是一闪而过。

“你可以留下。”

Henry找到了:他想抓住的那根稻草。

希望。

 

Fin

————————————————————————

《系列三 - Living Dead》到此完结。这两个别扭的家伙的关系究竟会如何发展下去?Stone又在悄悄计划着什么?请期待《系列四 - Troubled Water》。至于系列四什么时候来……嗯……哼唧。
但是我决定接下来正儿八经从系列一开始翻,你们看着,我至少要坚持到系列六因为我看到系列六简介上写着“Henry and Walter are finally together”。两个不争气的死基佬!!!磨叽整整五章才拉上小手!!!!!!

评论(2)
热度(16)
  1. 核桃playerAnticrossysq 转载了此文字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