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寂静岭4】系列三 - Living Dead(二)(授权翻译,1121,系列一和二……再说……)

脚步声从Henry背后靠近了。露出一个苦笑,男人双手握紧枪,猛地转过了身,准备好攻击这个不管是什么的正在跟踪他的怪物。然后眼前看到的东西让他震惊到枪从手中滑落。

“W……Walter?”他从他的房间出来了?他都在里面关了一星期了!

男人快速的向前疾行,眼睛如同灼烧的火焰。Henry几乎感觉自己再一次活了过来,逃命,追捕……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在Walter靠得更近时拼命压下自己的恐惧。

“你在干什么Re……Henry?”

他抓住了那个改口,惊讶于Walter没有用另一个头衔来称呼他。他觉得嗓子发干,只能先点了点头,然后望向面前的两条岔路:“那些人……”他转向了Walter,“他么在说你。我觉得他们想要抓住你。”然后他就转身想要往那个方向走,然后一只手拽住了他的胳膊。Henry惊讶的停住了。

“你受伤了,Henry。”Walter拉着他让他再次面向自己,“而且你把伤口弄裂了。”

确实是,Henry意识到,血液又在顺着他的前额向下淌。皮肤上灼烧般的疼痛让一阵急促的喘息滑过他的喉咙。“但是他们说的……”

Walter摇了摇头,又抓起了Henry的另一只手臂,催促他爬上消防梯。但是Henry拒绝道:“Richard还在这儿。”

一个尖锐的瞪视让他住了嘴。Walter看看梯子,再看看Henry受伤的肩膀,转身面向了墙壁。他放开Henry,将两只手掌平放到肮脏的墙面上闭上了眼睛。当摄影师看到墙壁开始在他的手掌下融化直到一个漆黑的的空间——一个洞——出现在那里,他都快吓傻了。

Walter侧过身将一只手伸向Henry。棕色头发的男人皱了皱眉,但是他明白……于是他害羞的握住了那只手,让自己被温柔的拉进了洞里。

 

/302\\

 

回到家之后,Henry发现自己被两个保护欲过盛的女人和一个被吓坏的男孩儿进行了一场实实在在的口头蹂躏。

“Henry你个笨蛋!白痴!你想干吗!”Cynthia冲他大吼,双手叉着腰,“你就是太清闲了浑身难受是吧?看我现在就揍你一顿……”

“我知道你是担心他,但是一具尸体可帮不上Richard什么忙!”Eileen补充道,Henry花了自己全部的自制力才没脱口而出“反正我们已经都死了”。

“你还好吗?”little Walter问。他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Henry后面,拽着他的牛仔裤。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为他而咋呼着念念叨叨了,用这样一种母亲般的……好吧稍微有点儿奇怪的方式,这让他感觉……温暖。于是男人随自己被两个女人拖进了卧室,little Walter乖巧的跟在后面。

当她们把他按在床上更换绷带时Cynthia暗示性的微笑起来。

“他长得……真漂亮,对吧?”她抱着手臂瞥向Eileen,Henry瞬间觉得自己的脸烧了起来。

“他确实是,”她向Henry笑着眨了眨眼睛,“不过我恐怕这是白费功夫(lost cause)。”

Cynthia挑挑眉:“没人能让我白费功夫,亲爱的。”

当Eileen暗搓搓的笑起来,Henry知道他完蛋了。Curse women……

“相信我,这个你真的没办法。”Eileen抬起头给了Cynthia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于是另一个女人立刻用一种新的目光看向了Henry。

“他不是吧?”

“他是。”

“他是!”泄露的秘密似乎莫名其妙的让这个女人兴奋了起来。至于Henry,他呻吟一声,自暴自弃的垂下了脑袋。

带我走吧。我能不能在死后再羞愤致死一次?

女人笑嘻嘻的坐在了他旁边,伸手环住他的肩膀:“Aww,Henry,你怎么不告诉我?这真是太可爱了!”Henry整个人都变粉了,害羞的不敢抬头。

“……是吗?”

女人笑的根本停不下来。Eileen兢兢业业的为他换完绷带,插着胳膊靠在一边。“当然了!每个女人都要有一个gay蜜的。”她半开玩笑的说。Cynthia和Eileen分享了一个“女孩儿之间”的笑容,然后一起看向他。

“不过看来我们得共享这个了。”女人眨眨眼睛。

Oh, great.

事实上除开皱起的眉头和沉重的叹息,Henry其实是很开心的。这两个女人把他当成是个可爱的小孩子,这确实有些奇怪……但却是他一生里得到的关于他的性取向问题的最友善的回应。

 

/302\\

 

Henry身上的伤口愈合的很慢——但至少快过情感创伤。Richard还没回来,而Walter虽然会比以前稍微频繁一些的出现在302的其他地方,却没有人敢看他一眼,或者跟他呆在同一个地方。Henry知道这需要时间,但是……他已经逐渐失去耐心了。男人皱着眉,看着Walter离开厨房,从他面前经过,直径走向自己的房间。深色皮肤的摄影师受够了看着金发的男人永远——低着眼睛。

他很惊讶,关于Walter居然会如此在意自己让周围的人感到不快的事实,以及他似乎真的在极尽可能的远离他们以防他们会因他的存在——仅仅是存在——而受伤。他不曾想过Walter能展现出这样的考虑与善意,而且这……温暖了他的心。

他希望自己能够去与Walter相处,在那个隔间以外的地方。在最后一次,当那里还被陈腐的血液与腐烂的气息占据着的时候,进去过那里之后Henry就一直避免再靠近那里,他心里的某一部分害怕进去,害怕再见到那具可悲的,献给虚假的信仰的,在最深层次上展现着Walter一生的痛苦的尸体,如果再看到它,他害怕自己会哭出来。

但是,他发现想要在公寓的其他地方让Walter停下来跟自己说话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他试着去做,Walter也只会快速的扫一眼在场的其他人,然后充满愧疚的移开视线默默离开。

这几乎要激怒他了。

我为你而死了,混蛋,你难道不能至少好好看着我吗!他甚至想揍他一拳以求得一点反应。曾经的Walter去哪儿了?

好吧,我并不是说想要所有的“曾经的Walter”……但是除去疯狂的那部分,Walter的力量,自信,还有他眼底的那种光芒全都不见了,如同他再一次彻底崩坏了一样。这简直让Henry挫败的想去咒骂上天。

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让事情变得更糟。

但事实是,他只能懦弱的躲在房间的角落,远远的看着那个男人,痛苦的思忖着他的死亡是否只是给Walter带来了更多伤害。

 

/302\\

 

“那么……你和Walter。”

Henry嘴里的水从厨房直接喷到了客厅。Sharon正巧坐在那里看书,她愤恨的瞪着年轻男人用眼神示意他“你该学学礼仪小伙子”。不好意思的红着脸,Henry赶紧找来毛巾收拾那一团乱,Cynthia坚持不懈的跟在他后面。

“Come on,Henry,这太太太太——明显了。”她胳膊插在胸脯下面冲着Henry笑,“你总是盯着他……我想知道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采取下一步行动。”

心脏砰砰直跳,Henry赶紧收拾完转身想走。Cynthia直接挡在了他身前。

“来嘛Henry,告诉我呗。”

男人心虚的瞥向一边:“……不会让你觉得麻烦吗?”

女人眨眨眼睛,然后兴奋的笑起来:“啥?所以真是Walter?”她耸了耸肩膀,“我跟Eileen说过这事儿,看来我……”停顿。“哦,我真觉得有点儿愧疚。”

“愧疚?”

她摇摇头放下胳膊:“关于你的,可爱的Henry。你和‘你家亲爱的(dearest)’。”

Henry觉得他的耳朵都因为充血变红了:“那个……我没……”当他毫无说服力的试图解释时女人只是翻了个白眼。好吧,他败了。

“别担心Henry!”Cynthia开心的笑着,伸出胳膊亲昵的搂住他的肩膀,“我可是解决这种事情的天才!我来帮你!看着吧,他早晚会是你的。”这种承诺真的一点儿,一点儿都不让人安心。Henry无语的抬起一只手遮住了脸。

走廊的另一头,一双绿色的眼睛从门缝中间望过来,愤怒的闪烁着。然后门悄无声息的关上了。

 

/302\\

 

小团体挤在客厅,咋咋呼呼的围坐在电视前。每隔那么几天这个小团体就会聚在一起看电视,或者放电影,又或者一起玩电子游戏,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反正也没有其它事情可做,Eileen觉得这是一种培养集体意识的好方法。于是晚饭过后(不,事实上他们并不需要进食,但是Eileen坚持这样能够让little Walter相对正常的成长)他们一起挤在了沙发上。

Eileen轻柔的靠在Henry的右肩上,同时Cynthia抱着他的左胳膊。他们坐在沙发最中央的位置,但电视里播放的电影只让Henry投入了一半不到的注意力。想无视他脑子里的那些忧虑专心看电影实在太难了。

对Henry来讲他或许只是深深皱着眉头,但其他人却从中看到了一种疲惫的悲伤。对他来说或许只是微微扭曲的唇角,低垂的眉毛,眼窝里略微浓重的阴影……如果你知道怎样去看,想读懂这个男人真的太容易了。

这一切有任何改变吗?

鬼魂们被困在Walter的世界里,如同Henry期望的那样平静。但是Walter呢?我有没有……有没有,哪怕一点,帮到他?叹息一声,Henry闭上了眼睛。

“Henry,你还好吗?”Cynthia靠近他的肩膀低声说。他简单的点了点头。“你该休息一下,你看起来很累。”深色皮肤的男人没有回答,转头看了看Eileen,一个微笑浮现在他疲倦的脸上:她已经睡着了。

看到她这样的……安全,让Henry感到安慰了一些,于是他调整一下姿势决定继续尝试好好看电影。

他察觉到Eileen开始不安的扭动是在大概十多分钟之后。他担心的观察了一下,但她看起来还好……只是做梦的正常反应。

“Nn……Nn……”他再次看向了她当Eileen开始小声咕哝,她脸上的表情因为恐惧而扭曲了,“……No!NO!”

Eileen突然猛烈的挥动起手臂,把little Walter摔到了一边,她挣扎着乱踢乱打,刺耳的尖叫钻出她的喉咙。

Henry马上抓住了她的手腕,试图把她惊颤的身体拉进自己怀里:“Eileen!EILEEN!”

所有公寓里的人,在房间里的和不在的,全都赶到了他们身边,恐惧又疑惑的注视着。即使Henry努力安抚着,Eileen的尖叫声仍然大的整栋楼都能听见。

“NO! GET AWAY!!”

“Eileen!”Henry努力让她抱住自己的肩膀,“Eileen,没事的!你很安全!”

“他、他……他来……来了……”浑身颤抖着,眼泪从她发红的眼眶倾泻而下。但Eileen终于清醒了,看到了自己面前的是Henry,“哦天、天呐……我……我听见了,听见他了……他、他……他来了……”

“没人会来的,Eileen……我们很安全,没有其他人在这儿……”他在她耳边温柔的低语,胳膊紧紧抱住啜泣的女人娇小的身体。朋友间相互依靠的安全感笼罩着他们。

每双眼睛都注视着他们。Henry抬起头,任由他的朋友缩在他怀里哭泣。所有人都在……而站在走廊门口的是……Walter。

当听到Eileen的叫喊时他就从房间里出来了,手里握着一把斧子。或许他是以为有什么东西闯进了房间想要抓住她……又或许,如同他经历过的那样,他可能很轻易的以为某个鬼魂想要残忍的伤害她。

但现在他本就苍白的脸上一片灰白,绿色的眼睛微微睁大,嘴唇半张。斧子从他手里滑落砸到了地上,也因此房间里的其他人终于注意到了他。

所有人都直直的瞪向他,除了Eileen,她还在大声哭泣。

“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们?”Steve Garland开口了,他的拳头握得紧紧的,“你已经剥夺了我们活下去的权利……为什么连死后都要继续折磨我们?”

Walter脸上的表情依然苍白而悲伤。他开始缓慢的后退,远离这个小群体,回到了走廊的阴影中。Henry试图看到他的眼睛,试图说些什么,任何东西都好,但是他想不出来哪怕一句安慰的话。

房门关上的声音如同Eileen的哭泣声一样刺耳。

 

/302\\

 

Henry睡不着。声音在他耳朵里回荡着,那些许诺以暴力对抗Walter的声音。

摄影师白天花了大把的时间在外面,寻找那两个他听到的声音,但永远只能无功而返。他谁都找不到,找不到那两个男人,找不到Richard,找不到任何人。他只能失望而疲惫的回到拥挤的家里,而他真正想见的那个人则彻彻底底的把自己封闭了起来。Walter已经好几天没有从房间里出来过了。

一天晚上,Henry精疲力尽的回到302,穿过走廊想要直接上床,然而却看到Walter的门虚掩着。

有声音从里面传出来。Henry小心翼翼的靠过去,他听到11号祭品低沉的男中音,和20号如同母亲般柔和的语调。

“你总不能永远躲下去。”Eileen小声说,后背靠在房门对面的那面墙上。Henry几乎看不见她,而当Walter的背影挡住他的视线,她就干脆彻底消失了。

“我没有在躲。”

“你就是在躲,至少你该承认这点。”女人叹了口气,“我知道这段时间我们都不好过,但如果我们不多少试一试,事情对任何人都不会有好转的。”

“看起来对某些人有好转。”男人的语气突然变的有些强硬,压抑的愤怒潜藏在他的字句里。他移开了,于是女人关心的面庞又出现在了Henry的视线里。

“你在说谁?”

Walter坐下时椅子发出了轻微的响声:“没什么。”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你不能永远躲着他。”

一声冷哼。“谁?那个白痴?我没躲着他。”

谁是那个白痴,Henry疑惑的想。而且Walter为什么要躲着谁?

“他不是白痴。”Eileen抱起了手臂,离开墙靠近Walter。

“他愚蠢,天真,软弱(foolish, naive, weak)。”Walter坚持道。他们到底在说谁?“每天,每一天,他都从不靠近任何人,只知道跟你和那个女人说话——”

“Cynthia。”

“——而你希望我,怎么?亲近他?”

如同一块苦涩冰冷的石头滑进了他的喉咙,掉进胃袋,直直的向下坠。

他们在说我。

“在他做了这么多之后……”

“我不会跟他扯上任何关系。”Walter打断了她。Henry从没见到他如此健谈过,如此……情绪化。在我没注意到的时候他和Eileen一定是已经亲近起来了……“不会跟……任何人扯上关系。”

“Henry……”

“不。”

无法再承受更多,Henry拐进了浴室,轻轻关上了身后的门。双腿几乎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男人死死的咬住了嘴唇,苦涩的泪水淌下他的脸颊。

我早该知道的……我一点儿用都没有。我什么时候曾被人爱过?我为什么会奢望他们会在乎……我什么时候曾值得别人去爱过?

当他跌坐到地上,一股前所未有的绝望和黑暗吞噬了Henry Townsend。他安静的哭泣着,直到眼泪伴着他入眠。

 

/302\\

 

Henry开始把他的绝大部分时间花在在其他世界游荡上。他手臂上的伤口几乎停止愈合了,但他完全无视了它们,他心脏上的伤口灼烧的疼痛要比那痛苦一百倍。他差不多根本不回公寓,除非是需要更多的补给。但是无论到哪儿,他都带着他的枪和相机。

他给我的相机(这个“他”好像是Henry曾经的前男友来着,偷情被Henry他那个家庭暴力的爹发现之后扔下他自己跑了,多年后再见面还试图强暴他。这些都在系列二里),男人痛苦的想着,视线飘忽不定。当他眯起眼睛,他似乎还能看到它曾经的样子——沾着血迹,被抓在一只残暴的手里,重重的砸在他脆弱的身体上,砸在他母亲的……

扔开这些痛苦的回忆,Henry继续前进。

他依靠专注于摄影来摆脱那些繁杂的思绪。他给所有他见到的东西拍照,甚至包括那些让人恶心的怪物。保持足够远的距离按下快门,然后在它们能够靠近之前开枪爆头,还是挺容易的。他差不多有一百多张新照片了。

夜色即将降临,Henry试着找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他有点儿想回公寓,想知道大家都怎么样了……但他扔开了这个想法,告诉自己再坚强一点儿。

没有我他们会过得更好。

于是他调头去了建屋世界,想找一个相对安全,干净一些的房间。他拖着疲倦的双腿爬上楼梯,而就在此时有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必须快点儿开始……”

“……时间已经……”

Henry立刻停了下来,紧张的竖起耳朵。跟上次一样的声音……

离开楼梯转而向声音传来的大厅靠近之前他几乎完全没有犹豫。那些阴森森的说话声是从左边传来的,黑暗中还有微弱的火光在闪烁。Henry后背贴着墙,尽可能缓慢而安静的前进。声音变得更近了。

“……就快完成了……”

完成什么?皱着眉,Henry把脑袋从墙角探了出去。

两个穿着棕色长外套的男人正在大厅里,一个单膝跪地,另一个站在一旁手中拿着一本书,火光来自于围绕在他们周围的那些蜡烛,差不多20根左右。Henry稍微把视野拉远了一些,他看到跪在地上的男人身处于一个画在地上的圆圈里。旁边还有一些块状物……他意识到那是怪物的尸体,被凄惨的扔在地上,开膛破肚。

这看起来糟透了……

移动到一个能够清楚的听到他们的对话的位置,Henry谨慎的藏在了阴影里。

“我们可以开始着手第一步行动了吗?”

第二个声音轻哼了一声:“或许。我们可以再拖一拖,毕竟如果没有最后那样东西,一切都是瞎胡闹。”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指甲刮擦地板的声音。

“但是如果我们进行召唤……或许‘他’能在最终行动中援助我们。”

“‘他’不会自降身份的。别忘了我是‘他’的亲信,我了解‘他’……我们必须等到最后一步才能召唤‘他’。”

‘他’是谁?皱着眉,Henry试图再探头看一眼。拿着书的男人把书翻了几页:“那我们只能凑合凑合了。没人愿意主动帮忙,我们就只好要挟某个人来做……那个Richard?”

另一个人摇了摇头,低着身子用手指在圆圈里画着什么。那是……血吗?

“他的意志力太强大了,我们需要一个更软弱的人,一个缺乏内在力量,缺乏自信的人。”男人呢喃道。突然,他猛地转过了头,Henry慌乱的缩了回去,“……看来我找到了。”

不再等听到更多的动静,Henry拔腿就跑一路冲向走廊,在一扇扇门之间横冲直撞,惟一的念头就是赶快逃走。他疯狂的寻找着任何可以躲藏起来的地方,然而身后低沉的笑声却紧追不舍。

他跑向了楼梯,一步两阶的向上爬,拐进二层右边的走廊,然后在进入的一瞬间僵住了。那里面空旷的出奇,平时蛰伏在黑暗里的那些不可名状的东西此时却一片静寂。有什么东西缺失了……恐惧爬上他的脊背,Henry死死的握住他的枪,强迫自己继续前进。他必须找到一个有洞的房间,但愿这里真的有……他绝望的期盼着。

冲进手边的第一扇门扫了一眼,什么都没有,于是他马上后退去开第二扇,这时一声枪响吓得他抽了一口冷气。邪恶的笑声如影随形。

心脏在胸腔里疯狂的鼓动着,Henry告诉自己呼吸,呼吸……声音更近了。他闯进下一个房间,祈祷着能在那儿找到救命的洞口……

就在那儿!就在房间尽头,举步之遥。肾上腺素涌进他的血管,Henry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如同他的生命就压在这短短10米不到的距离上。那么近的,就在那么近的地方……

一声巨大恐怖的嘶吼划破了空气,整个房间剧烈的晃动起来,Henry跌倒了,前额重重的砸在地板上。当那恶心的血肉撕裂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时Henry挣扎着抬起了头,看到铁链从地面上喷发而出,爬上墙壁,纵横交错的封住了洞口直到不剩一丝空隙。

脚步声停在了他背后。

“晚上好,number 21。”拿着书的男人低语道。Henry转过头,瞪大了眼睛,而另一个人开始冷笑。他手上握着一把染血的匕首,密密麻麻的符文刻在它的两侧。

Henry举起手枪扣动了扳机——子弹击中了他们的肩膀,血液从弹孔中溢了出来——但他们只是狞笑着,抬手摘掉了外套的兜帽。

Henry又开了一枪,这一次他瞄准了其中一个人的头。随着一声让人反胃的闷响,子弹没入了那个人的额头——但这明显依然没什么效果。当摄影师握着已经毫无用处的空枪挣扎着站起来,另一个人已经逼近了他。即使这个向他扑来的敌人比他壮硕的多,Henry也拼尽全力用枪托向他的脸砸了过去,同时如同回馈般的,匕首插进了他的身体。

“AUGGHH!”

Henry痛苦的倒在了地板上,枪从他瘫软的手掌中滑脱。当一只手狠狠扯住了他挂在脖子上的相机,流着血的摄影师努力试图把它摘了下来,然后当做武器重重的砸在了另一个男人脸上。他捂着自己被砸裂的鼻骨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下一秒就凶狠的一拳打在了Henry的腹部。相机掉了下去。

第二拳落在他脸上。Henry昏了过去。

 

/302\\

 

一阵剧烈的头痛唤醒了他,伴随着全身上下各个地方热辣的疼痛。如果没有被胶带缠着嘴,Henry可能会直接叫出声。

男人颤抖着,缓慢的抬起头看向他的笼子。铁栏环绕着他,在大概十步开外的地方围成一个圆。他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绑在椅子上,惟一的光线来自于一些蜡烛。尸体的碎块儿扔在笼子外面,被毁坏撕裂的怪物几乎看不出人的形状。视线下移,Henry的目光定在了他脚下的,用血液画成的Order的圆形图腾上。他能听见远处传来什么人……或什么东西的尖叫……当脚步声向他靠近,Henry感觉恐惧像一只大手攥住了他的胸腔。

“欢迎,Henry Townsend……”Jimmy Stone开口道,用一块儿肮脏的破布擦着他的匕首,“……来到Silent Hill。”

TBC

2014-11-01
 
评论
热度(11)
  1. 核桃playerAnticrossysq 转载了此文字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