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寂静岭4】系列三 - Living Dead(一)(授权翻译,1121,系列一和二……再说……)


系列 三

《Living Dead(一)》

Henry穿过铺满污血的地板,为他的生命奔逃着,每一步都踏踏作响。

他把Eileen留在了电梯,跟他的枪一起;但现在看来他才是需要它的那个。一阵低沉扭曲的笑声回荡在周围让他的心跳猛烈的悸动起来。Henry混乱的呼吸着,强迫自己继续跑,继续前进。

一声枪响穿透了整条走廊,Henry惊喘了一声,但是这一枪并没有打到他。继续跑,继续,别停……

就在那儿!洞口,他的希望!男人感到他的手指因为释然而颤抖着。

然后突如其来的,希望被扯离了。一只手掐住了Henry的脖子将他提到半空中,阻止了他的一切行动。Henry艰难的喘息着,无助的踢着自己的双脚。炙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朵上。

“我……我……”

“什么,Receiver?”

“我……我爱你……”

一个邪恶的笑容浮现在Walter脸上。“那么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为我去死……”Henry被扔在了地上,前额重重的砸上地板当他肩膀上的血肉和骨骼被撕裂。

他听到电锯的轰鸣。

 

“AH!”

Henry猛地坐了起来,冷汗滑过他的眉骨。他惊慌的四下扫视,随着胸膛激烈的一起一伏。

安全:他很安全。他只是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梦。

当Henry咬住嘴唇试图制止自己啜泣时他抬起一只颤抖的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只是一个梦……

 

/302\\

 

一个人能将死后的生命称之为什么呢?

Henry认为宗教上大概会称其为永生之类的。但是,那种东西通常还需要一个上帝,进入天堂的祝福以及其他什么类似的东西。深色皮肤的男人对此不甚了解也并不关心,毕竟他向来对宗教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而现在他所支配的生命……无论如何都感觉有些不太一样。永生是在上帝的光芒与福泽之下的:在Henry的想象中那种生命会是轻柔,温暖的,就像处于一个永恒的拥抱。至于现在这种却要沉重太多。比如,压力仍然存在,伴随着他的同伴们的争吵与愤怒。

“我他妈绝对不会跟那个该死的混蛋分享同一处空间!没门儿!”Richard Braintree恶毒的叫喊着,吐沫星子满屋乱飞。Henry庆幸它没喷到他脸上否则他大概要压制不住揍他一拳的欲望了。

“Richard—”Eileen,一如往常的,想要扮演和事人的角色,但Richard一把把自己的胳膊从她安抚的手里抽了出去。

“这个天杀的疯子杀了我们所有人!把我捆上电椅,把她生生殴打致死——!”愤怒的在屋子里乱指着,Richard脸上的红色变得越来越深。而Henry悄悄握紧了颤抖的拳头。

“你就非要提起来不可是吧你个混球?”Cynthia冷笑一声。她坐在房间的另一头,little Walter正乖乖呆在她腿上。他看上去吓坏了,睁着大大的眼睛胆怯的望着Richard激愤的表情。

“Richard,Richard!”Henry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摇了摇,直到男人终于看向了他,“冷静点儿。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们必须团结,毕竟我们都被困在这里,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然而这似乎只是燃动了他的怒火。Richard炙热的眼睛死死瞪着Henry,但是身形较小的年轻男人却拒绝退让。

“我宁可面对外面的地狱也不要跟他睡在同一个屋檐下!”身上冒着烟,Richard转身冲了出去,把门重重的摔在身后。Henry畏缩了一下,担心Walter是否会冲出来因为他“伤害母亲”的行为而攻击Richard,但什么都没发生。剑拔弩张的气氛总算散去了,Henry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抬起眼睛,开始面对他的另一个问题。

自他死去的那天,Henry陷入了一种茫然的麻木,直到Walter找到他并把他带回了302。在那之后,Eileen苏醒了,他们迎来了一场泪水涟涟的团聚……然后新的来访者开始不断出现。所有依靠Walter的记忆诞生的世界依然存在,而且跟从前一样四处徘徊着怪物,这让302成为了惟一安全的地方。大部分灵——现在已经被从Walter的掌控中解放——都迅速聚集到了Henry的公寓,于是男人很快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空间。

最初是Cynthia,她从地铁站游荡到了这里,然后立刻一头扎进Henry怀里声泪俱下的向他控诉“那个男人”和她奇怪的噩梦以及还没有为Henry兑现的special favor。Henry红着脸把她带回了公寓。

然后是那个大学生。

“……嗨。”Henry小心翼翼的说。Jasper小小的摇晃了一下,他的皮肤仍然烧焦开裂,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就从搭理Henry移到了赞叹这个房间。

“这就是……真正的仪式……”男人高兴的就像找到了一保险柜的巧克力牛奶似的。房间的主人退到一边,让这个邪教迷自己尽情参观。

某一天Joseph也出现了;但是同样很快就离开了。他只是简短的跟Henry说了几句话。这次他不是钉在天花板上的样子了,而是有了真正人类的外形,这个老记者看起来疲惫而谦卑。“Henry……”他呢喃道,一只手握着Henry的肩膀,“我想谢谢你。你所做的决定很善良,也很艰难。如果我站在你的位置我很可能已经杀了他……你是个好人。”露出一个微笑,Joseph移开手,转身离开了302。

宠物店的店主,Steve Garland;Eric Walsh,在生日那天被杀的倒霉蛋;Peter Walls,被揍死的瘾君子;Sharon Blake,先是丢了家庭然后是自己的命。他们随后都一起出现了,更不用提Richard,走的跟他来的一样风风火火……在他发现Walter Sullivan同样也在公寓之后。

他还可能会在哪儿?Henry想,手插在口袋里,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在所有他做的这一切之后,他理所应当就在这里。

302有着巨大的力量,Walter也是;而这两者使得Walter能够在房间尽头的墙上制造了一扇连接到隔间的门。当其他人四处活动时,他通常就呆在那里。

Henry知道Walter并不喜欢这些人,不喜欢让这些“下等生物”(不得不说,有时Henry对此持支持态度)占据着他的母亲。事实上Henry对Walter并没有赶他们出去感到震惊,他甚至连说都没说什么。Henry决定什么都不问,乖乖继续享受他难得的仁慈。

Eileen,Cynthia,Sharon和little Walter睡在卧室,而除了Henry和Walter的男人们则随意围着书架和地板安家。Eric霸占了沙发,Steve得到了椅子,Jasper干脆睡在地板上,而Henry……选择了浴缸。至于Walter,他很少离开自己的房间。

总而言之,环境很糟糕,尤其是情绪上的压力。

没人愿意去敲甚至靠近Walter的门,连Eileen和Henry都不。“永远不要招惹睡着的恶犬(leave sleeping dog lying)”。但相当一部分住户为与一个谋杀了自己的人——永远的——住在一起感到难受,这甚至有些残忍。理智上Henry对此完全理解:但他无法,永远无法去要求这个一生都在痛苦中挣扎的男人离开这个房间,离开他的母亲。

“这是我的房子;不管是死是活,我的名字写在租赁簿上。”某天晚上Henry对所有人宣布,“如果不想留下,请自便。”

他们留下了。

白天的时候,这个小团体偶尔会在世界里四处游走;他们已经发现了许多在白天时相对安全的场所,但当夜晚降临世界切换,危险又如约而至。

就在这样一个夜晚,Henry站在厨房盯着电视,直到Eileen随手关上了门。

“You know,我本来以为会有更多人的。”女人一边锁门一边说,“一共有21个死者……但是这里只有大概十个人。”

Henry点了点头。女人转过身双手抱在胸前。

“那个Andrew肯定就在附近,我们还在水牢跟他打过一架。你不觉得应该有更多鬼魂在这外面吗?”

抿了一小口端在手里的茶,Henry小声回答:“Richard在外面。”

“对,但是……”女人叹了一口气,放下胳膊靠在了柜台上,“……我说不好。我只是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缺失了。”

Henry盯着脚下的地板。

“Henry?”

茶杯被重重的砸在了柜台上,Henry绕过他的朋友大步走向了墙角的箱子。Jasper乖巧的退到了一边当Henry跪下来打开箱子检查他所剩的装备和武器。

“你想干什么?”Eileen来到他身后,Henry正往自己的手枪里填着子弹,并抓了一把护符。

“Richard还在外面。”Henry简短的回答。那个白痴在外面,没拿武器。

“你想去外面?现在?马上就要天黑了!”女人一直跟着他到了门口,“你会受伤的,你不能现在去!”

Henry扭转把手打开门。他向Eileen露出一个微笑,然后离开了。

 

/302/

 

现在想想,Henry觉得他应该听Eileen的。

他身上大量的,尤其是集中在肩膀和手臂上的弹孔附近的伤口让他难以有效的进行战斗。更不要说他根本不知道Richard到底会在哪儿。Henry在建屋世界四处游走,逃命,大喊Richard的名字,而这个行为为他引来了更多的怪物。

“该死……”Henry冲进电梯,身后电梯门关上的声音让他松了一口气。他还没来记得及去碰那些按钮就滑倒在地小声呻吟起来。离日出还有多久?

“……你是……我们……”

眨了眨眼,疲惫的男人瞬间坐了起来。

“你究竟……”

这声音从哪儿来的?尽量缓慢而安静的,Henry靠近电梯后面的消防梯,把脑袋凑近洞口。

“……你以为我是什么?”

这声音听起来像Richard,Henry意识到,握紧了抓在梯子边缘的手。

“或许是一个不可小觑的男人?”

这个声音Henry不认识,但明显是一个年纪更大的男性,嗓音尖锐。这时第三个声音出现了。

“这对我们都有好处。”

Richard发出一阵嘲讽的笑声:“我或许看起来不怎么聪明,但至少我知道你正在说的这件事会把一切都搞砸。”

正在说的什么?Henry皱了皱眉,试图靠的更近一点儿——他几乎都要掉下去了。而且会把什么搞砸?

“别害怕。我们只希望你完成一个小小的任务,然后我们就都自由了……而且得以报仇雪恨。”

报仇?Henry瞬间想到了Walter。

“我没害怕,你这个蠢蛋。我在行动。”

脚步声远去了,路过消防梯去了更深的地方。

“……他会不会反抗我们?”

“不太可能。他不是我们的盟友,但也不是他们的。他跟我们一样反对Assumption。”

Assumption……意识到自己的恐惧成真,Henry的心脏沉了下去。他们想要Walter……

“我们必须找个别人。”

“也许……DeSalvo?”

“不行,他们比我们还不信任他。他还留在塔里。”

声音随着脚步声渐渐消失了。一阵恐慌,Henry立刻想要爬下梯子跟上他们。他必须知道他们究竟在策划什么。鲜血溢了出来当Henry试图强行使用他受伤的手臂,但他仍然迅速向下移动,扎进那一片漆黑里。

当他来到底部——当然已经没人在这儿了——Henry发现自己面临着一个新的抉择。Richard的脚步声是往这个方向的……而另外两个人则是那个方向……

他的思路被从身后靠近的脚步声打断了。

 

/302\\

 

Eileen站在厨房,看着一大群活跃的,甚至稍微有些吵闹的鬼魂聚在客厅谈天说地,巨大的担忧困扰着她的思绪。她的眼睛时不时就会望向走廊尽头那扇几天都没有打开过的门,然后又瞥向客厅前门,它牢牢的上着锁。

咬了咬嘴唇,Eileen再次扫过欢乐的小群体。

“我们有只猫——白色的,我记得——是我女儿从她的钢琴老师那儿要来的,我们叫它Shosta,Shostacovitch的简称。好像是个俄罗斯作曲家的名字……”

“这名字听起来绝对是俄罗斯的。”

“Well,这只猫会接电话。”当Steve Garland靠到他身上时Eric停顿了一小下。

“也并不是太令人惊讶,要知道猫是很聪明的动物。”他点点头,继续说道,“当电话响的时候它会用爪子把听筒扒拉下来然后对着通话孔喵喵叫,就好像它在对对方说话似的……”

轻轻微笑了一下,Eileen转身离开了厨房。她穿过客厅,把兴致盎然的小团体留在身后。很高兴他们能这么快乐,她安静的想。但她没办法安心置身于这场小聚会,那些她真正关心的人都不在其中。

Henry的卧室里有声音传出来——女人的和孩子的。Eileen把身体靠在门框上,看着Cynthia和little Walter在床上玩着拼图。

“看,这块儿是蓝色的,应该在这儿……”Cynthia说着想把拼图块儿放上去,但是Walter抓住了她的手。

“不对,你看,它边缘的形状不一样。”

“Oooh!”女人夸张性的表现出她的惊讶,顺便抬头跟Eileen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Walter!”男孩儿因为骄傲涨红了脸,把拼图块儿放到了正确的地方。

Cynthia如此擅长照顾孩子让Eileen很惊讶。这两个年轻的女人组队轮流照看Walter,尽量让他开心,轮班倒的跟他玩儿各种游戏。看到Walter(有些人已经开始管他叫Walt)跟Cynthia完全没问题,Eileen转身走向了最后一扇门。

她盯着木制的房门犹豫了一两分钟,最后终于抬起手敲了敲。

由于太过紧张,Eileen根本没有注意到公寓里的所有人都瞬间安静了下来,死死盯着她和她抬起来的手。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一双双眼睛注视着那扇充满不详意味的木门。有那么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发生。

嘎——吱。

门开了……一条小缝。一双昏暗的绿眼睛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Eileen抬起头,尽量露出她最亲切的微笑:“嗨,Walter,”她轻柔的说,“我能进去吗?”

他沉默了仿佛几个小时那么久,然后房门打开了一条仅仅能让Eileen挤进去的缝隙。Walter站在原地没有动,于是女人不得不从他和木板中间钻过去。其他人盯着Eileen从杀人犯的手臂下面穿过,走进他的房间,然后男人关上了那扇门。

在最终仪式之前Eileen并没有见过这间房间,所以她也不知道它有多大改变——但是这地方明显已经焕然一新。书柜靠在墙边,一张书桌占据了对面的墙角,上面还有一盏台灯和一摞纸。空气闻起来很干净……有点儿像洗涤剂和空气清新剂。

当她转身抬头面对这个立在她身前的,几乎有她两倍体型的男人,Eileen猛然感到一种可怕的恐慌掐住了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发声。在那短暂的,令人恐惧的一瞬间,她仿佛回到了她的公寓,躺倒在地板上,他的眼睛冷冷的向下注视着她……Eileen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Walter的眼睛垂了下去,他甚至后退了一步,Eileen惊讶于那一瞬间闪现在他脸上的表情。那是……恐惧和愧疚?感觉到一股暖意,女人向他靠近了一步。然后又一步。

Walter没有再后退,但是也完全没有抬起眼睛的意思,所以直到Eileen用手臂环住了他的腰Walter才意识到她已经来到了他身前。男人僵住了,眼睛惊讶的睁大当Eileen叹了一口气并将额头靠上他染血的风衣。

有没有人……曾经像这样抱住过你?女人呢喃着,眼泪润湿了她的眼眶。哪怕任何人?

“你过得怎么样,Walter?”Eileen轻声问,稍微挪开了一点,“我们整整一星期没见过你了。Henry一直很担心。”

男人的头抬起了一点儿,Eileen清楚的看到他的眼神柔和了很多:“……我很好。”

于是她向他露出一个微笑:“I’m glad.”

他们就这样维持了这个姿势一两分钟。Walter在她的怀抱里显得有些尴尬,直到Eileen终于放开了他。

“我必须承认,这不是一场礼节性的社交拜访。”Eileen严肃的开口,双手背在背后。她咬着自己的嘴唇,担忧显而易见的写在她的眼睛里。而Walter只是安静的看着她,一动不动。“……Henry走了。”他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他大概一个多小时前出去找Richard了,我真的……很担心。”女人的视线游移不定,紧张的扭着自己的手指。“我本来想去找他的,但是……”我担心把其他人跟你留在这儿。她并不害怕Walter会对他们做什么……而是害怕他们会对Walter做什么。

门砰的一声撞上了,Eileen立刻抬起头却只看到了木板被门框再次弹开,而Walter已经不见了。她冲进走廊,刚好看见他钻进了浴室墙上的洞里。

TBC

评论
热度(13)
  1. 核桃playerAnticrossysq 转载了此文字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