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加勒比海盗】惩罚(Barbossa/Jack,清水短篇一发完)

《惩罚》

在将Jack留在鸟不生蛋的荒岛上,并骄傲的拥有了Black Pearl和她的船员之后,Barbossa养了一只猴子并且莫名其妙的给它起名为Jack。虽然这只猴子和Jack之间除了明显的玩世不恭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相似点——尤其是Jack狂野的辫子让他看起来像一只虚张声势的狮子——这个做法依然带给了Barbossa相当大的成就感,就像是除了将那个男人踹下了船长的位子之外,他还拥有了他。换句话说,“猴子Jack”最让Barbossa高兴地、真正的Jack下辈子加下下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品质就是忠诚,而且是对Barbossa的忠诚,它小脑袋里的耍弄对象名单永远不可能包括现任Black Pearl船长。

Barbossa一直相当不满于Jack的轻浮。虽然知道他无论是对着谁都是那副德行(他曾经甚至试图调戏一只人鱼,而结果则是Jack差点永远陪伴着她们——在胃里),他依然希望把他抬起的尖下巴按回去,让他认真的看着自己并对自己为Black Pearl以及船长所做出的努力表达一定程度的赞扬。于是Black Pearl的船员都知道,他们的大副一看见船长抽风就会死命啃苹果,那架势就像他在啃的其实是他们亲爱的Captain Jack Sparrow。而更为不幸的是,Black Pearl的船长似乎每天都在抽风。

当Barbossa意识到自己是在希望Jack对他做出一些情感上的回应,他被自己吓到了。他承认Jack的确很讨人喜欢,但他当初登上Black Pearl的目的是从这个疑似吉普赛贼的毛头小子手里抢过这艘船以免她有一天被毁在他手里,而不是以一个忠实的大副的角色跟随他们的船长。即使对Black Pearl 的担忧现在看来已经不必要了,Barbossa依然惊恐于自己对Jack产生的好感。

因为渐渐的,Barbossa发现自己开始饥渴。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饥渴,无论喝下多少朗姆酒喉咙都依然干渴难耐。Barbossa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一双嘴唇将这种甘蔗酿制的甜腻烈酒送进自己嘴里,而Turtle岛的妓女明显不符合他的标准,柔软的身体和讨好的迎合都让人感到恶心。饥渴在身体里慢慢积累着,而自己真正想要的Barbossa则永远不可能得到。

除了饥渴之外还有可怕的疼痛。把自己的大半辈子都扔在了加勒比海上的Barbossa不会害怕刀伤和枪伤(当然前提是不会致命),它们只会带来一段时间的疼痛,以及之后他可以拿来炫耀的伤疤。但Jack造成的伤却似乎腐烂在了身体里,并随着Jack每一句轻佻的调侃而加深着,一点点像心脏逼近,让Barbossa怀疑它们早晚有一天会致命。

疼痛与饥渴,感觉就像看着自己慢性死亡。

Barbossa开始尽一切努力躲避Jack,而Black Pearl足够的空间为他提供了相当有利的条件。每当发现自己的大副有些不对劲的船长试图跟他来一场“兄弟间的亲密谈话”, Barbossa总可以巧妙的溜掉。

然而该死的时间否定掉了Barbossa所有苦心积虑的努力。即使看不见Jack,当他想到那双漂亮的黑眼睛在寻找着自己,伤口就依旧腐烂着——以甚至更加致命的速度。

Barbossa开始恐惧。他想,是时候该想起自己的最初目的了。

当他再一次对上Jack的眼睛,Barbossa已经成为了Black Pearl新的船长,俯视着被他放逐到荒岛上的战俘。他一直盯着Jack,直到那双烧着怒火的黑眼睛远到看不见,然后从船舷跌回甲板上笑得近乎窒息。

他自由了。再也不会有无法控制的疼痛和饥渴企图杀死他。他会忘掉Jack,乘着Black Pearl驰骋在加勒比海上。那些腐烂的伤会愈合,就像以前所有受过的刀伤枪伤一样,甚至连疤都不会留下。

完美的,没有任何后果的掠夺和逃脱。Barbossa想。

当不久后加勒比海的海水开始变凉,大群的候鸟回迁,Black Pearl的船员们开始日渐疯狂的渴求食物,朗姆酒和女人。而Barbossa想起了Jack黑色的眼睛,日日夜夜,并且无论如何都忘不掉。还有随之而来的疯狂的饥渴与腐烂。

那时Barbossa意识到,自己被以一种最为不可思议的,残忍的方式,惩罚了。

 

Fin

2014-10-17
 
评论
热度(10)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