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随笔

《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

——如果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存在血族,那么我想这就是他们真正的姿态

 

Louis

Louis会走入黑暗是一个如此悲哀的错误。人类的生命太过绝望,于是他渴望死亡却迎来了吸血鬼的拥抱。他是最仁慈的杀戮者,悲悯着每一个死在他怀中的生命。他被Leastat带进永恒的夜晚,从此蜷缩在看不见的角落,藏在夜晚街头涌动的人群中,悄无声息。

人类是食物。人类是吸血鬼向往却恐惧的天堂。

猎杀者爱着,向往着自己所有的猎物,弱小短暂却拥有爱和阳光。

所以Louis才是如此特殊的存在,所以Louis永远永远都身处地狱。深陷地狱的罪者,每个夜晚抚摸着咀嚼着支离破碎毫无意义的良知。血液的温度像是天堂的光。他和天堂离得如此之近,伸手过去就是遍体鳞伤。

Louis的罪是太过仁慈。明明有着吸血鬼的獠牙,却不愿意舍弃人类的自知。于是Louis在地狱最靠近天堂的地方徘徊仰望,被作为人类的心淌出的火焰一刻不停的灼烧。背叛是因为彷徨,背叛是因为恐惧。Leastat想带他潜进地狱最深、看不到天堂的地方,但Louis对此太过贪恋,所以不知所措的一心想要逃离。他把油灯打碎在Leastat脚下,站在渐渐离岸的轮船上远望着Leastat在火焰中嚎叫挣扎,沉默的呢喃着Leastat对他的复仇是多么的理所应当。

明明是只能仰望的东西,Louis却一直一直试图用另一种方式接受福泽。

即使身处地狱,至少,也要在有光的地方。

即使是吸血鬼,至少,也对人类心怀悲悯。

这是比杀戮者更悲哀的存在。

 

Leastat

Leastat同样是被迫被拉进了夜晚,确是如此的甘之如饴。这个渴望被世界认知的吸血鬼,在《Vampire Leastat》中组建了一个乐队向来整个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最疯狂的,最高傲的。他品尝过阿卡莎血液,啜饮过耶稣的圣血。他走在信徒朝圣的路上,嘲笑他们对上帝的信仰。

Leastat不是Louis那样心怀怜悯的捕猎者。

从人类温热的身体中夺取血液不会有丁点愧疚,杀戮的过程也是享受。

Leastat却也不是只知饕餮的野兽。

世界是如此美好而值得欣赏,人类是食物,也是精致的艺术。

他同样热爱着人类和世界,却是以如此高傲不驯的姿态。

他对Louis说,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惟一接近众神的存在。

Leastat对世界的热爱不是作为人类的,不是作为吸血鬼的,仅仅只是作为他自己的。他接受一切自己已经成为的东西,随心所欲的享受生命理应享受的一切,在作为人类时就是如此。那时他从让人厌恶的家中逃离,漂泊到各个地方成为最令群众惊叹的,从不遵循剧本套路的哈姆雷的的扮演者,在无数街头的舞台上演绎跨越数百年的生命。而现在,他不过是恰好拥有了无尽与不朽。

Leastat比Louis快乐无数倍,因为即使身处地狱,对他来说也一样是天堂。

但没想到Leastat是如此的讨厌寂寞。他想尽办法将Louis留在了身边80年,将他的“家庭”维系了50年。即使Louis接连不断的背叛,他也希望他能陪在自己身边。

所以我对Louis的背叛简直是咬牙切齿。

Leastat,这个最为疯狂的高傲吸血鬼,我愿他可以一直爱着这个世界,然后不朽。

 

Vampire and Vampire

这是血族的故事。

《The Vampire Chronicles》。

十二本书,以Leastat为主角,讲述了长达数百年的沉默的故事。Vampire的爱恋,仇恨,恐惧,希冀。

其实我不太能理解。Louis把Armand的剧院与上百同伴付之一炬,把Leastat推进燃烧的烈火;Leastat让Marius上百年的守护毁于一旦;Armand在Leastat虚弱的时候将他囚禁起来作为挽留Louis的筹码……他们依旧一言不发的彼此珍惜。在这十二本书中的Vampires,他们错综复杂的仇恨与爱恋,背叛与原谅,让我感到他们生命的永恒是如此真实,他们的生命漫长到可以无视一切伤害,和冲淡一切灼热的眷恋。于是他们只是活着存在着注视着感受着改变着伫立着。或者是某个无人注意的角落投来的安静的一瞥,或者是蹭过肩头的毫无异常的一个身影,他们一直都在,无视汹涌流逝的时间。

因为他们就是永恒。

评论
热度(6)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