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进击的巨人】相似(尤赫,原著向短篇)

《相似》

赫利斯塔从来都不想“活着”,尤米尔一直都知道。

赫利斯塔也从来不想死,她那种几乎根深蒂固的,无时无刻不让人感到愤怒又头疼的对自我牺牲的刻意追求只是来自于她不想“活着”,尤米尔同样一直都知道。这件事其实并不像它听起来那么矛盾,但无论如何她不会否认这是自己最初被这个金色头发的小笨蛋吸引——事实上她甚至就是为此参军的,为了找到这个作为小妾的孩子为了活下去抛弃姓名忍辱偷生的“女王”——的原因。

如此的相似如此的不同。

如此的不同。

赫利斯塔的手指不小心碰在了她的耳朵上,尤米尔歪歪脑袋,忍住了没有抬手去挠。现在她坐在床沿上,104期入伍军的女神大人跪在她身后小心的用木梳子梳着她湿漉漉乱糟糟的头发,将近30cm的身高差让赫利斯塔即使在这个姿势下也只比尤米尔高了半个脑袋多一点点。尤米尔突然有些恶意的想,如何莱纳那个大傻个(嗯……不要在意贝特霍尔德甚至比他还要傻大个)真的跟赫利斯塔成了情侣,那他们想接个吻都要累的半死。

并不是说尤米尔真的完全没有爱美之心,只是她那一丁丁丁丁点身为女人的自觉每次都会秒秒钟被懒和对别人的评价的漠不关心彻底打败。每天早上记得把头发扎起来已经是她的极限了,鬼还会去管洗完澡被毛巾暴力性的擦把擦吧之后的发型是不是看起来比军队马厩里堆的稻草堆还放荡不羁。但是她没想到……赫利斯塔就是比鬼还闲得慌。

“尤米尔。”轻柔绵软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尤米尔觉得自己几乎能感觉到赫利斯塔打在他潮湿的头发上的呼吸。

“啊?”她盯着搭在大腿上的手臂回应。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应一声的话赫利斯塔是不会继续往下说的。

“为什……为什么要把前十名的位置让给我?”

“大概是因为我是个笨蛋吧。”这种自嘲的话尤米尔倒是说的很顺口,“明知道你是不可能选宪兵团的,但却无论如何都希望试试看比较好。如果能把你塞进最里面的墙我就省心多了。”

“请别再不停的保护我了。”明明应该是一句非常要强的话,但是赫利斯塔却说的像在祈求一样。尤米尔微微回过头,看到她低垂下去的蓝眼睛和皱起的眉毛。金色的头发垂在她的肩膀上看起来像顺滑的绸缎,跟尤米尔总是有点儿乱糟糟的半长不短的头发一点都不一样,“这根本不是你的责任的,但是你从一开始就……生活也好训练也好为什么你要……”

“那么难道我要看着你这个笨蛋兴高采烈的去死吗。”她不耐烦的打断赫利斯塔的女神发言,“你简直是个麻烦,赫利斯塔,你是我活了这么多年遇到的最大的麻烦。”搭在她左肩膀上的那只小手微微颤抖着收紧了一点儿,尤米尔想起那条手臂上上臂内侧靠近手肘处的那道伤疤,那时候当她把匕首的刀尖切进去时赫利斯塔小小的身体紧缩在她怀里,从蓝色的眼睛里溢出来的眼泪打的她的锁骨一片潮湿。

“……对不……”

“闭嘴。”

有东西贴上了尤米尔的后脑。她知道那是赫利斯塔的额头。

“我根本就没能改变你对吧,无论我对你说过什么,在那次在雪山上时还是在那之后。为了抛弃作为本名的人生,无论如何都不想活着,却就算是连死都不想承担‘死’的责任,不停的无耻的找机会把‘杀掉自己’的理由推给别人。坏孩子,赫利斯塔。”

“尤米尔……”赫利斯塔说话的尾音带着颤抖,简直就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你比我脆弱多了,我不会否认我的第一段人生的,就算它有多糟糕多被人唾弃。”

如此的相似。

“我会在新的人生里用跟以前一样的名字来证明我作为我自己有多坚不可摧。我比你坚强多了。”

如此的不同。

“所以,赫利斯塔,”她突然缩起一条腿转过了身子,让那条腿从她自己跟赫利斯塔中间挤过去搭在了床上完全不管那上面还穿着因为在森林训练而脏了吧唧的陆战靴。她的手臂环在金色头发的天使的腰上,踩上床的腿环在她立起的大腿上,她用自己四分之三的肢体把这个脆弱奇妙的小东西收纳进自己的世界里,抬起头盯着她干净的蓝色的眼睛,“放心吧,我已经强到足够让你依靠了。”

赫利斯塔记得上一次尤米尔叫她坏孩子的时候的表情,那种嘲讽的,唾弃的,洞悉一切的让人害怕的笑容。

坏孩子。

是的我是个坏孩子所以请一直这样看着我吧让我溺死在里面吧请再也再也不要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了。

“我……并不一定可以改变的……”

尤米尔拉着赫利斯塔左手的手腕低头亲吻那道覆盖在细嫩皮肤上的丑陋的伤疤,细碎的呢喃模糊的散开在空气里:“那就以这种最不可救药的姿态活着吧。我会给你你需要的一切,包括依靠和保护包括伤害和疼痛。”

是的包括伤害和疼痛。这是正常的爱恋吗这是病态的陪伴吗或许她会让她变得扭曲不堪或许她会让她变得罪无可赦她只是知道自己锁骨上的眼泪代表的并不是痛苦而是无法言喻的感激和深至骨髓的眷恋。

“我不会进宪兵团的,尤米尔。”

“而我会进调查兵团的。”我是为了寻找你才参军的。

 

我是为了寻找你才参军的。

“……全部……都是为了我自己,我只是想救自己,我只是不想死……”

如此的不同。

她从来都不是更坚强的那个,她只是更无耻更卑贱更肮脏的那个。同样是不想“活着”,赫利斯塔不停的寻找着死亡而尤米尔千方百计的逃避着。但是“活着”和“死去”中间到底还有什么呢?尤米尔想起自己在壁外徘徊的那六十年,那六十年她并不昏沉也并不清醒,就像是一场漫长而怪异的梦,被饥饿,茫然,空白和游荡填充的满满当当。她想念那种感觉吗?至少那时她不需要惧怕活着也不需要思考死亡……

“我就是这么自私又胆小啊……我怕死怕的只要能活下去什么都做得出来,我跟你不一样啊赫利斯塔……”

如此的不同。

“求你,求求你……”

如此的不同。

“求你救救我这个烂人吧赫利斯塔!!!!”尤米尔绝望的,声嘶力竭的向抓在手里的天使喊出这句话。救救她吧救救她吧即使她是这么肮脏到不堪入目但是……

我也还是想跟你在一起啊。

“我不是说过了吗尤米尔。”天使不一样了。她的赫利斯塔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坚强到让人害怕的表情呢?“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残酷而美丽的。

我并不是想死,我只是从来都不想“活着”。

但是如果跟你在一起,我就再也不会害怕活着。

“只要跟你在一起,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世界,我都不会再害怕的!!”

 

“是‘希斯特利亚’,尤米尔。我的名字是‘希斯特利亚 雷斯’。”

“我的名字是尤米尔,一直都是。”

请作为自己,并且为了自己活下去吧。即使世界已经破烂不堪。

如此的相似。

评论
热度(22)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