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寂静岭4】Waiting for you(2111,清水短篇,削肾客注意)

《Waiting for you》

(注:建议配合同名SH4 OST食用虐肾效果更佳)

“I’m long for you. And I love you……”

有人对他说过这句话吗?除了母亲之外,除了超出记忆所能触及的范围的那很久很久以前的他坚信存在过的一声低语之外……是的有过的,你记得的,别忘记他Walter。

这是21圣礼结束之后的第六天。几乎整整一个星期他一动不动的蜷缩在302的床上,半是睡眠半是清醒,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着过了,他花了十年徘徊在一场醒不过来的梦里和睡不过去的空虚里。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全都不一样了,他更紧的抱住自己然后床上传来柔和的鼓动。

母亲在这里了。

你把她带回来了。在不计后果的牺牲之后。

Walter像是从长眠中醒来一样睁开眼睛,抵制着又欢迎着混乱的思维和记忆。

你记得齿轮咬动的声音吗,或者满池红色的血液沸腾的声音,或者冷冰冰的手枪在你手掌里热不起来的温度或者一个拥抱的触感或者最后凑近耳边的一声叹息。

别忘记他。别忘记那句话。

Waiting for him……

Walter在床上伸展开身体,白色的糖果柔软的把他包裹起来。

 

21圣礼结束之后的第十八天。Walter还是没有离开302。他亲吻了母亲的每一个角落像虔诚的朝圣者亲吻朝拜路上的每一块砖石。他还能记得那个留在他耳边的声音,清晰的像一声回音,他还能记得那个拥抱低于血液但是高于空气的温度虽然当他试图拥抱自己时只能碰到冰凉的尸体。但是他有点儿记不清那张脸了。

他把第21个幽灵弄到302,那个东西身上糊满了干涸的血液和泥土,拖着僵硬的关节听话的来到他面前。

他触碰它的时候它毫无反应的抖动,他要它说话的时候它的喉咙里发出让人讨厌的呼气声,他把手指戳进它眼眶时流出来的血液像黏腻的石油,他剖开它的胸腔时那颗心脏像一块恶心的腐肉。

没有温度。

Walter亲吻那串数字,然后抬头看了看幽灵。现在他更不记得那个人的脸了。

别忘记。

Waiting for him.

 

第三十天。Walter抛弃了幽灵,那东西拖着残破的身体不知道徘徊到哪里去了。他不需要它因为他跟那个人一点都不像,他的智者有一张漂亮的脸在生气或者受到惊吓时眼睛会眯起来,他敏锐又聪明永远会有出乎他意料的行动,他会伤害他也会拥抱他会杀他会吻他。

Walter开始尝试复制那些伤害,用子弹刀片甚至斧头。那些疼痛感觉起来一样,一模一样,但是他用了各种方法都复制不了温度。母亲也不行——Walter把脸颊贴到鼓动的墙壁上——母亲似乎比那个人更热又好像更冷。

他要忘记最后一次拥抱的温度了。

Walter把决定把幽灵藏起来。那是个假象,没必要看到的冒牌货。他不在这儿,他在其他地方而且总有一天他会回来。

He will be back.

And he will be waiting.

 

第六十四天。Walter离开了302,他四处徘徊就跟以前的十年一样。他有的是耐心。

I’m long for you and I love you. I’m long for you and I love you. I’m long for you and I love you. I’m long for you and I love you. I’m long for you and I love you. I’m long for you and I love you.

记住他。

别忘记。别忘记除了从母亲那里之外你还听到过一次。别忘记你还有可以等待的东西。

Walter把这句话划在森林的树上划在水牢的门上划在公寓楼道老旧的天花板上。他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干吗,那串字母似乎渐渐失去了意义变成一片图案刻在他脑子里。他不停的重复着但是他自己的语调跟那个人一点儿都不像。他忘记那个人是怎样跟他说这句话的了,是动词重一些还是宾语重一些。Walter尝试过把手挡在脸前面看看回音听起来像不像是其他人在他耳边说的,结果那只让他想起来那个人握过他的手,把他的手包起来那种。

And he feels so warm……

……Where are you?

 

第一百零三天。Walter安静了下来,不再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他向来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是吗,无论花上多少时间,所以这次也一样;他向来都擅长那种事情不是吗,就像他知道母亲一定很爱他一样,所以他知道那个人一定还会回来。这次他只需要等待。虽然他已经忘记了那个人的脸和声音和温度。

He will be back.

Walter坐在地板上靠着沙发,白色的糖果温柔的把他藏起来,安详的像回到了母亲的子宫。I have mom in my lonely room without you.

He will be back.

模糊细碎的呢喃在房间四处响起,一遍又一遍的,像是安抚又像是保证。He will be back. 你不相信妈妈的话吗?那是你一直渴求的声音,她不会骗你。

Walter轻轻闭上眼睛。他想做梦了。他还有很多个十年可以用来等待。

You said you long for me and that you love me.

You will be back.

I’m here and waiting for you.

I’ll wait forever for you.

评论
热度(12)
  1. 核桃playerAnticrossysq 转载了此文字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