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寂静岭AC汉尼拔,其实是杂食。死在各种欧美影视游戏圈大坑,埋在刺客坑魂归寂静岭,勉勉强强算个写手

【虐杀原形】Never Leaving(CA,清水短篇原著向)

《Never Leaving》


Alex沉默的盯着自己面前那杯褐色的饮料。热气盘旋着缓慢的蒸腾上升,他能闻到那股苦涩但醇厚的味道。

不,并不是说在曼哈顿街上尸潮汹涌的时候纽约城里还有哪家咖啡店会有闲情逸致开门营业试图教会脑子烂成一滩草莓果酱的丧尸们咖啡豆这种植物的迷人风味,Alex只是自己找了一家血浆和尸体并不算太多的店面,自己胡乱的把那些白的灰的黑的粉末塞进杯子里然后倒上了满满一杯开水。他并不在乎这杯东西的味道怎么样,“食物”对可以直接吸收同化其他生命体的病毒细胞来讲是不需要的,Alex只是喜欢习惯性的时不时回忆一下自己曾经短暂的,不想忘记的琐碎的生命。他从成千上万份嘈杂的记忆里小心的提取出那些属于他自己的——不是Alex Mercer,而是他,它——然后谨慎的让它们与别人的东西划分开界限。事实是现在他坐在这里看着干净的阳光打在深色的实木桌子上,右手的手指抚摸着白瓷杯子细腻光滑的表面,Alex几乎要以为纽约还是半年前那个生机盎然的繁华都市。即使那时候他作为一个军方一级通缉犯每天都在风风火火的炸基地打僵尸,他也确实目睹过,甚至感受过这个城市随着每天升起的阳光渐渐苏醒的蓬勃跃动的生命力,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堵上一切拯救它的原因之一。

不止如此。

是的不止如此。他担任着它的救世主,但是同时他也担任着它的一个分子,就和所有普通的人类一样。他有他的生活,尽管可能比其他人“多姿多彩”得多。比如他有Dana和咖啡。

“你该尝尝这个。”Cross把冒着热气的马克杯放在Alex面前的桌子上,完全不在意他像个痞子一样窝在椅子里两只脚还搭在桌面上。卷到手肘的衣袖露出他带着几道浅淡疤痕的健壮的手臂。那大概是Alex第一次见到Cross穿着那身黑色的特战军装以外的衣服。

现在想想,Cross邀请Alex进食的行为可能是为了在他面前表现的更像人类。

关于生活,Cross一向比Alex懂的多得多,可能是他在Black Watch有更多的机会观察人类平时的行为是什么样的也可能是Elizabeth在分化他的时候就已经教了他足够多,无论怎样这都让他成功的把Alex耍的团团转,匿名提供情报是一回事,用各种对于Alex来说新奇不已的“人类的玩意”吸引他是另一回事。即使他们之间的大部分互动仅限于情报交接、战术策划和迫不得已的躲在一起,Cross也总有办法,或者说,有精力捣鼓些其他跟纽约城的生死存亡根本够不着边儿的东西。就像让Alex品尝这种人类都喜欢的口味古怪的提神饮料,就像向他展示一款日本发售的叫《生化危机》的游戏并调侃说“或许咱们应该向CAPCOM公司咨询接下来还要为什么灾难做好准备”,就像教会他如何接吻。

Alex记得那时候他的舌头顶着对方的磨蹭着,在口腔里蔓延开的味道那些不属于他的记忆告诉他那是烟草酒精和陈腐的血。有点儿好笑的是他当时被吓懵了以至于根本不记得Cross为什么要那么做。

那个理由即使到现在也尚不明确。而且Alex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不会有机会知道了。

于是他又学会了什么叫做恋爱,在极为,极为短暂的,让他几乎要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属于别人的那么一段时间里。在电话里交换情报的时候Cross会偶尔停顿一小下,然后提醒他小心受伤即使上帝啊他是一堆打不死的病毒集合体;在往纽约地图上比比划划告诉他Black Watch会哪里部署警戒线的时候Cross会力道不轻不重的捏着他的后颈就像在安抚自己饲养的宠物猫;他们做爱就像普通的情侣一样Alex勾着这个“军人”的脖颈和后背忍受对方的硬挺的阴茎在他身体里搅动感受对方高热的体重把他压进吱呀作响的床铺。

回想起来那段日子似乎只有四五天。其实从他诞生到第一次死亡也只有短短十八天,那十八天里他从一堆试管里的蛋白质壳和DNA片段变成了ZUES,知道了一大堆他根本不想知道的阴谋真相做了一大堆劳神伤身迫不得已的事,然后他知道“Alex Mercer”必须活下去了,即使当他被核爆炸的冲击波轰成一滩液体连中枢神经都构建不起来时是多么盼望跟Cross一起死去。

是的他还是喜欢把那家伙当成性格强势自我中心留着可笑杀马特发型的Black Watch军官Cross而不是放大版的低智商水塔量产化Hunter,就像大部分时候他更喜欢把自己当成Alex而不是一坨拟态的病毒。

第一个星期Alex活在一种过度紧张之后瞬间放松的茫然里。他无事可做,也不需要再费心应对大批量的追杀。他还是军方的头号通缉犯,当然,但是在不需要靠近军事基地的情况下只要他想就没人找得到他。他在感染程度相对较低的区域闲逛,在安全屋玩那个《生化危机》,不愿意思考既然一切都结束了他还要干什么,以及在航母上当自己最后吸收Cross之前他对自己说了什么。

第一个月大概是过的最艰难的日子。思维的空白期被迫结束了,Alex开始疯狂的怀念关于自己短暂的情人的一切,他们对话时偶尔出现的嘲讽他们拥抱时紧跟上来的亲吻他们做爱时自己腰腿上紧掐的力度。他从来没告诉过Dana他跟自己的临时队友一起搞Black Watch搞着搞着就搞上了床,更没告诉她自己现在每天白天兢兢业业的给她当着保镖而晚上就窝在自己的床上握着Cross留下的手机自渎,在高潮之后拨打那个早就背下来的11位号码听那个熟悉但冷冰冰的机械解码过的声音说“Sorry I’m busy now and cannot answer, please leave your message after the beep……”

第四个月军方讲曼哈顿根据感染情况的轻重分成了三部分,Alex拒绝自己妹妹让他跟她一起去绿区的要求留在了红区。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他不想走。Alex开始思考Cross究竟想干什么,他为什么隐藏身份为什么跟自己联系为什么帮自己上母舰为什么把他们的关系推到这种不可理喻的境地。他想毁掉纽约吗?想吸收自己吗?或者狗血又中二的想统治世界吗?Alex有点儿郁闷自己不是Alex Mercer,那个科学家的脑子比他聪明的多或许他能想明白他不能的东西。

半年之后Alex接受了一切,包括他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曾经得到的那份恋爱是否是双向的,包括他可以坐在一片狼藉的咖啡馆里喝过期半年的咖啡,同时对隔着玻璃向他展示粉色屁股的,可能是在晒太阳的Hunter熟视无睹。不过说实在的,Alex放下手里的陶瓷杯皱皱眉毛,这可真难喝,不管是因为过期还是因为他胡乱调配的比例。他无意识的叹了一口气向前倾倒趴在了木质的桌面上,弯起胳膊把咖啡杯抱在脸颊旁边。

他又听见了那句话,第无数遍的。从变异扭曲的气管里发出的声音跟平时的不一样,模糊又难听,但还是他,元音咬的比一般人重,句子的最后一个音节轻的像在吐气。

咖啡的温度隔着白色的陶瓷传了过来,Alex想起Cross捧着自己脸颊和下颚的手。

“I’ll never leave.”

每个人都在,他们的生命在他的记忆里,他们的心跳在他的胸腔里。每个人。包括Cross。

He’ll never leave.

Alex闭上蓝色的眼睛。他决定离开,并不是离开红区,而是离开曼哈顿。他打算去旅行。

He is never leaving.

评论
热度(17)
© Anticrossysq | Powered by LOFTER